班主任观察日记(数学老师番外)

专刷日常的班主任:

谢谢欢欢给我写的番外,这是以数学老师视角写的,关心班主任感情线的各位可以戳进来看看哦!

寂小欢-:

写在前面的话:
这是写给@班主任 的友情番外,因为日记完结了大家都很舍不得,所以想用这个来庆祝完结。之后还会有小伙伴写的其他老师视角的番外,敬请期待。
我抢到了数学老师视角的番外,因为看日记的时候一直很在意他和班主任的感情发展,所以这篇番外也算是对他们两感情线的补全。
所以这篇主CP是数X班,副CP才是老王X小王。另外老王在文里是助攻〜




我在这个学校教了三年数学,带过好几个班,从没见过一个班的班主任只是班主任而已。
这个定律不知道存在了多久,但从我上小学开始,到现在教初中生,几乎每个班的班主任都会带这个班的一门课。
但是她没有。
她是班主任,却不是授课老师。
我听人说校长本来是逼她选的,要么既当班主任又当老师,要么去当副科老师,但她固执地反驳说:“我不会教书,我只会和孩子们玩儿,我只当班主任。”
你看,作为一个新人这样的嚣张,校长却仍让她留下来当了班主任,这让我怎么能不对她产生浓厚的兴趣。

那时的我还没有发觉这样的关注带着不一样的情愫,等我回过神来时我已经深陷其中。
因为她尽心尽力地帮忙管理班上的各种事物,因为她接受她各种心血来潮的调查研究。
她喜欢班上的一对学生,所以我也会对他们格外关注。


但是事实是我根本没法把视线往他们那边放。
每次看着他们腻歪个不停,我就会想起她似有若无地拒绝了我很多次。
心塞。
老师都没正经谈恋爱呢你们两个小屁孩居然敢在我面前眉来眼去。
还有点王法吗?
“小王,这个问题你来回答一下。”
小王有些茫然地捏着手里的笔,不知所措的看着我。
让你和老王开小差,以为我看不到吗。
小王眨眨眼睛,瘪着嘴委屈地站着,我有点心软,正想照例批评几句就让他坐下,老王却是憋不住了,手也没举就站起来说了解答过程,说到最后一步的时候顿住了,十分洒脱地说:“我不会。”
然后大剌剌地站在那。
……
我招谁惹谁了?
你们一定要这么有难同当吗?
那就站着好了,我气不顺地扫了他们一眼,继续上课。
“老师老王太高了我看不见黑板了!”
“老师……”
“老师……”
我冷着脸回头:“都坐下,别挡着别人。”

小王有些战兢地坐下,趁我不注意偷偷撞了老王一下:“你站起来干嘛?”
“怕你一个人站着寂寞。”
“……那你干嘛故意拆老师的台。”
“他明知道你没听还故意让你站起来回答。”
“……”


我决心要向她寻求一下安慰。
我装作生气地把教材摔在桌上:“现在的学生越来越难管了!尤其是小王和老王!简直无法无天!”
她果然很感兴趣地挪过来:“他们怎么惹你了?这么生气?”
“上课讲话就算了!我把小王叫起来回答问题,想提醒他们一下,老王倒好,心疼得直接站起来陪他。”
“老王男友力简直了!又帅出新高度!”
“……你说什么?”
她有些慌乱地摆摆手:“没什么没什么,我是说,他们怎么能这样呢!太不像话了!等会我找小王好好谈谈。”
“……找小王干嘛?是老王做错了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对症下药啊,找小王靠谱。”
她神秘地冲我笑笑,然后挪回去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我知道她在写什么。
一直在网上连载的班主任观察日记。
我无意中发现了,然后翻了一章又一章,那些有我的段落我几乎倒背如流。
每天等更新的日子并不好受,我希望她在日记里提到我,希望有读者在评论里说让她和我在一起。
也许说的人多了,她就真的同意了呢?
我有些期待地想,顺便心情很好的在老王的作业本上划了个叉。
虽然只是漏了个可有可无的步骤,可谁让我是个记仇的人呢。



“哎小X老师你快去看看吧,天台上有学生要跳楼!”
“什么??快带我去!”
我心里一惊,脑子里瞬息闪过无数种可能。
她去劝,没劝回来,她难过。
她去劝,学生不听,她拉住他,被一起带下去。
……
我是个数学老师,这种概率问题我很快就能估算出来,却在那一刻慌得脑子一片空白。
我想需要我的时候到了,我就算拽也得把那个学生给拽下来。
我紧抿着唇走向天台,抄了近道在没人的楼梯上不顾形象的疯跑。
才初中的学生哪有那么大压力,我这都有意无意暗示了两年人都没搭理我我还没急呢。
在我刚踏上楼顶的时候,她从另一个门快步走出,在靠近那个学生时速度放慢。
“你要跳楼吗?”她看起来有点累,语调微微有些喘。
“离我远点。”那个学生回头漠然地看了她一眼,“我不需要你们这些假惺惺的人来劝我。”
“我很佩服你这种面对死亡的勇气,可是有什么事解决不了呢。你和我说,也许我能帮助你。”
“你帮不了我。”
“我可以。”
天台的风吹得又大又急,把她的头发扬起来,她看着那个学生,带着十二分的坚定与宽慰。
那一刻,我甚至忘了看一眼那个要跳楼的学生,我只觉得她真好看。

她突然呼吸急促起来,手掐着喉咙一副呼吸困难的样子,脸憋得青紫,很大声的咳嗽着蹲在地上。
我一下子愣住了,这是哮喘的症状,她以前似乎没有过这样。正当我想过去扶她时,那个学生急了,跳下台阶跑过去手扶着她的背一叠声地问怎么了怎么了。
她一下子抓住那个学生的手,抬头对他眨眨眼睛。
那个学生想挣开她,却被更紧的拉住,只能愤怒地说:“你骗我!”
“你是个好孩子,如果我真的是哮喘病人,那么你刚才一定拯救了我的生命,我不允许一个好孩子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那个学生一时语塞,瞪她一眼,甩开她有些羞赧的下了楼。
她起身朝我这边看了一眼,从从容容地走过来,我闪躲不及,以一副偷窥者的姿态出现在她面前。
她走到我前面,看我没跟上,回过头疑惑地看我一眼:“愣着干嘛,走啊。”
“啊?哦哦。”
“你真厉害,居然把他劝下来了。”
“那是,”她的神情透着骄傲,“我心理咨询老师可不是白当的。”
“……你是心理咨询老师?”
“对啊,你不知道?”
……那些找你咨询过的学生还好吗。


老王和小王又出事了,老王整天往办公室跑,和她嘀嘀咕咕些什么。
上课两人也不像以前那样挨得近了,小王一个劲的往墙角缩,离老王远得几乎超过了课桌的长度。
我表示很欣慰,因为他们俩上课都更认真了,坐得笔挺一点儿小动作都没有。
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我去问了她。
她疑惑地看我一眼:“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他们了?”
……我能说因为爱情吗。当然不能,我英俊纯良地笑了笑:“他们最近上课太认真了,我有点不习惯。”
她了然,冲我神秘地笑笑:“好好享受这最后的宁静吧。”
……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答案在几天后的晚上揭晓了,那天是星期五,大家都在自习,教室里的灯突然全灭了。
正当全班学生都在惊慌失措其中伴随着兴奋与害怕的尖叫时,老王抱着个大蛋糕唱着“祝你生日快乐”从门外走进来,慢慢放到讲台上,借着蜡烛的灯光说,“我们马上要中考了,可能会很忙,借着今天小王的生日,我想大家在一起开心一下,所以会占用大家晚自习的时间,大家不会介意吧。”
“不!介!意!”
“老王你不耿直,想给小王过生日就说还扯什么初三〜虚〜伪〜”
“你们真是够了快在一起好吗!!”
……
老王不好意思地笑笑,打开灯把吉他拿出来斜挎在身上,试了试音,然后冲小王笑了笑:“你喜欢的,《蒲公英的约定》。”
“小学篱笆旁的蒲公英
是记忆里有味道的风景
午睡操场传来蝉的声音
多少年后也还是很好听

……

一起长大的约定
那样清晰
打过勾的我相信
说好要一起旅行
是你如今
唯一坚持的任性

……

一起长大的约定
那样真心
与你聊不完的曾经
而我已经分不清
你是友情
还是错过的爱情”

下面一片拍桌声:
“爱情!!!是爱情!!!”
“卧槽老王你唱歌这么好听不科学!!再来一首!!”

小王眼睛都红了,上来拉着他就出去了,老王只来得及把吉他扔下然后说一句“蛋糕你们随便吃给老师送一份”就被拽走了。
“你最近冷落我就是因为这个?”
“对啊,不开心吗?”
“不开心!我以为我做错了什么!你都不理我!”
“哎你别生气啊,这不是你一直问我在和班主任商量什么,我怕你一装可怜我就心软告诉你了只能先不理你了。”
“谁装可怜了!我这几天都过得特可怜!”
“好了好了不生气了,生日快乐,来顺毛摸。”
小王别扭地躲开他,但表情明显是缓和了不少。
老王趁热打铁:“我刚才可累了这么冷的天拿完蛋糕回来的路上差点摔了一跤。不过你放心,要是摔了我肯定先护着蛋糕。”
小王终于被逗笑:“傻不傻啊你,蛋糕重要还是人重要。”
“你重要。”


……我好像知道我为什么约不到她了。
我决定跟老王请教一下怎么追人。

“老师你逗我?我还是初中生你问我这个?”
……你的情商和行为像初中生吗。
“我觉得你很有潜力。”
老王扶额:“你想追小X老师?”
点头。
“没戏。”
……留点口德啊喂期末成绩还想不想要了。
“你看啊,她现在根本没往这方面想,你那些暗示太浅显了,你要直接点。”
“我还不够直接呢?”
“不够。”
“那你是怎么直接的?”
“老师你别套我话啊我可没直接过。”
“别闹,我说真的。”
“你说我和小王啊,那跟你们情况不一样,我们又没有在谈恋爱。”
“总有能借鉴的地方吧?”
他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还真没有,小X老师比较粗线条,没有小王细腻,你嘛……我就不说了。要上课了我先走了啊。对了你可以给她写情诗,女生不都喜欢浪漫吗。”
……你那个停顿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解释清楚啊!


我决定迂回攻陷她。
首先是每天在她桌上放一个小纸条。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哎这谁放我桌上的没人认领我扔了啊。”
语文老师很感兴趣地说:“别扔啊先给我看看是什么。”
“……这人是在追你啊。”
“啊?是吗?”
“你语死早吧,难怪没带语文课。”
“……哪能跟你比,快给我分析下这男的怎么样。”
“这么文艺一般都不靠谱,扔了吧。”
“嗯,也是。”
……语文老师我谢你全家。


行动失败,找老王。
“……小X老师果然不是一般的女生,是我把她想得太简单了。”老王想了想,“这样,你不是说单独约她很难吗,你把办公室几个老师都约出去,就说是新年聚餐,她一定会去,然后你就可以展现你的温柔细心,夹菜什么的不用我教你吧。还有小X老师不喜欢带手套,你可以在包里塞双手套,看她冷就拿出来给她。”
“好主意,我去了。”
“祝你成功。”

一切都很顺利,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我拿出手套时她看我的眼光怪怪的。
一定是我想多了,她可能是爱上我了。
只是后来她的注意力都在两小孩儿身上了,连我最后说要送她回家她也是摆摆手说不用了她想散会步。
我赌五十个土豆她只是想暗戳戳地跟在他们后面看他们在干嘛。
我有点儿忧伤,我要和老王好好谈谈,他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带小王出来玩。

“停,别说我了,不就是小X老师又没答应你吗,这回我真帮不了你了,小X老师太迟钝了。她对我和小王都比对你上心,心疼你。”
“……赶紧回去上课!”


我可能要在暗恋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我十分难过,我要去借酒浇愁。


“老板来瓶啤酒!”
“老板来瓶啤酒!”
我扶额回头看是谁和我这么默契……小X老师。
“哎你怎么也在这?”她手里拿着筷子维持着一个敲碗的姿势好奇地看我。
“我来吃夜宵,你呢。”
“我也来吃夜宵,一起啊。”
我屁颠儿屁颠儿地坐了过去。

“干嘛喝酒?有不开心的事吗?”
“没理由就不能喝啊。”
“……能,你喝。”
“你呢?怎么这么晚来喝酒?”
“要毕业了,舍不得他们。”
她狐疑地看着我:“真的?”
“真的。不说这个了,我们聊点别的。我觉得老王和小王感情越来越好了。”
她沉默了一会儿:“有时候,我还真希望能有和他们一样的感情。”
“你可以啊。”
“首〜先〜我〜得〜有〜个〜男〜朋〜友〜”
“我觉得我不错,不如你考虑一下我啊。”
话一出口我的心脏先停了一下,而后跳得飞快。
她看着我笑:“你开什么玩笑。”
我没开玩笑啊。
可是我已经没有勇气再去强调。
那晚我们喝到很晚,谁都没有再提起那个话题。


等到他们拍毕业照时,我才真的有种他们要走了的感觉。
她放了他们半天假,想让他们放松一下,自己却看着小王和老王离去的方向发呆。我走到她身后想安慰一下她,却找不出合适的话语。
她察觉到后面有人,回头疑惑地看着我,我一紧张就有点结巴:“那个,我想找你探讨一下教学问题。”
她没说话,在我以为这次又是无果时,她笑笑,开了口:“好啊。”
那时是逆光,我看不清她的脸,却看到了她扬起的嘴角和俏皮的笑。
那一瞬间,我脑海里想的是,等以后老王和小王收到我和她婚礼的请柬时一定很惊讶。

当然,在我约她出去玩时她又一次干脆的拒绝了我。
没关系,时光还很长,我可以陪她教每一个8班。

  554
评论
热度(554)

© 王不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