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不良与不良

RoySue:

第一次有太太写扩梗给我【虽然论坛体的小号没猜对...】谢谢太太T3T

脑上有个陨石坑:

写到最后一段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玩意儿哈哈哈哈哈【唉,为什么我的眼角有水滑过

    

这是 @RoySue  姑娘的点文,关于某个段子的衍生……虽说是衍生,其实已经写得面目全非了真是不好意思(´A`。)

    

原段子地址:http://weibo.com/2837163884/AF1350SLc?mod=weibotime

    

微博的评论里有我小号要授权的身影,不过大家也不用关注了,因为那天之后我就没上过了咳咳。

    

看这一期屠夫少年狗难不成只有我一个全程都在笑吗【捂脸

    

事实上我不喜欢看虐文有一个点就是因为,我的虐点很奇怪。有时候很奇怪地什么都戳不中我虐点,反而会被一些作者无意写出来的小细节虐到(而且那是篇甜文啊我的天)。

    

于是我很神奇地凭着这个技能……没有被男自虐到。反而因为live笑到趴在地上。天辣一个个挥舞着老王的照片唱“再见”笑尿我了2333333还有那些个弹幕“珍惜你给的思远”的家伙给我勇敢地站出来好吗!

    

我甚至因为大源演技破表的红眼眶而被秒杀……我感觉快要窒息了……【掐脖子

    

我看到那个推荐了,很开心,还屁颠屁颠去和闺蜜说了233333总之看到我的论坛体可以让大家不那么心塞的时候感觉非常满足,我会努力写出更多让大家心塞之后能笑一笑的文章的。【鞠躬

    

我先声明……我喜欢写爱耍流氓臭不要脸没事就耍赖得瑟的老王(。)就算看起来OOC我也喜欢写!(妈哒)

    

本章里各种爆粗口,我终于写出来了!!一直没有写脏话各种不爽(糟,本性暴露了)。

    

最近不小心看到了大源唯饭黑老王还圈了大源的截图……作为一个非常合格的源苏我必须在这里郑重严肃地问一句:“你们这样对自家大队长真的好吗????!!!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我被安利得不太好,一颗千源邪教的心正在蠢蠢欲动。因为我看了千源的一个双向暗恋的饭制视频,以及他俩13年生日时互相艾特送祝福的微博截图。天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艸`)世界goodbye。

    

=========================================

    

       王源,五年级。

    

       在踏入小学校门的那一刻,小小的王源同学骄傲地挺起胸膛,暗暗立志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长大成为国家的栋梁报效祖国母亲。

    

       作为一个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沐浴着党的光辉长大的有志少年,王源每天清晨都会蹦跶着高歌“小呀嘛小二郎昂昂~背着那书包上学堂~”早早来到学校,从不迟交作业,门门功课满分,尊敬师长友爱同学。

    

       如此根正苗红的三好少年在小学一年级临近毕业时终于戴上了象征着荣誉与责任的红领巾,感觉那鲜艳的红色正在胸前飘扬,王源很是自豪。

    

       ——虽然王源第一次听说红领巾是国旗的一角,而国旗是用战士们的鲜血染红时被吓哭了。

    

       王源小朋友心想这红领巾得多珍贵啊!就这么毫无怀疑地就相信了“国旗一角”这种鬼话,丝毫没有考虑过全国那么多少先队员得剪多少面国旗这种事。

    

       他天天都把红领巾挂在脖子上,只有在洗澡和睡觉时才会摘下,还必须叠得整整齐齐才行。所以三年级的王源同学看见小卖部里五毛一条的红领巾时,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受到了怎样的冲击可想而知。

    

       这样一个在帮助他人后从不留名,只会留下自己学校班级并说“不用谢,我是红领巾”的好孩子在五年级碰到了一件至此改变他人生轨迹的大事。

    

       当时,王源正被几个六年级学长堵在学校旁的巷子里,心想他到底倒了什么血霉,出门逗了会儿胖仔结果被它妈妈追着围小区跑了三圈,眼看着现在都快迟到了结果在学校附近又遇上打劫的。

    

       因为王源一直受着“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别人糊了你一巴掌你得把另一边脸伸过去让他继续打”“君子动口不动手”“君子坦蛋蛋小人藏鸡鸡”等诸如此类的教育,于是王源打算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告诉眼前几个大哥哥打劫是没有前途的,一定要好好读书长大之后才能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才。

    

       可惜没说几句就被揍了。

    

       虽然王源的课余时间除了看国产动画片就是打篮球骑自行车了,可按理说被打应该也能反抗一下,不过第一次遇上打架就很犯规的是群殴,所以迅速地被打趴下也不丢人。抱着头蹲地上喊妈妈喊老师喊救命当然也不丢人。……都说不丢人了,唉,别笑了!

    

       这时一个低哑得像是吃多了麻辣烫喉咙上火般的嗓音成功解救了王源,只不过他事后才知道这声音本来就这样,三百六十五天地上火。

    

       “几个打一个,算什么本事。”

    

       王源心说天辣哪路高手来搭救我了,可刚抬头就给吓懵了,妈呀,这不是他小区里那恶名远扬的小霸王吗!为什么他会在这!他可是连用女孩的发圈弹其他男生小鸡鸡这种事都做得出来的人!

    

       ——在他俩混熟后王源拿“弹小鸡鸡”这件事找王俊凯求证结果下午顶着一头神似鸟窝极具美学方面欣赏价值的发型上课这件事暂且不提。

    

       回到当下,王俊凯抬手压了压自己的鸭舌帽,只觉得自己酷炫到了极点,这些小学生还不得拜倒在他土橙色的七分裤下,喝喝。

    

       结果却是王俊凯头一次体会到了人算不如天算,熊孩子永远是冲在作死队伍最前方的精神领袖这一人生哲理。

    

       望着嗷嗷嚎叫着向他冲来的几个小孩,王俊凯只想仰天长叹“No zuo no die,why you always try”。他深沉地想,果然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主角命挡都挡不住哇。

    

       在王俊凯唰唰几下把人都撂在地上后,王源对王俊凯的感情已经从害怕乘坐着火箭迅速上升为崇拜,眼睛里那点小星星闪啊闪啊根本停不下来。

    

       放倒了所有人,并目送他们跌跌撞撞地远去,王俊凯只被一种高处不胜寒,独孤求败般的孤独感笼罩。略略扫了眼还蹲在地上的王源,抬起脚转身就打算走。

    

       “等、等一下!”呀呵,小奶音脆生生的还挺好听。不过王俊凯本着纯爷们从不回头(看爆炸)的想法,只是高冷地站在原地问了句,“啥子?”

    

       “我、我……我想谢谢你!”被崇(ai)拜(qing)冲昏了头脑蒙住了双眼的王源一咬牙一跺脚就吼了出来。

    

       我去……这大嗓门中气十足啊。

    

       虽然被王源一嗓子给吓了一跳,可王俊凯依旧装作生无可恋波澜不惊,“……我只是顺手帮一把,不用谢我了。”英雄的气场爆棚了有没有!王俊凯在心中咆哮。

    

       “那怎么行,怎么说你也帮了我……”王源没料到小恶霸居然有如此博大的胸怀。

    

       “要不你就以身相许算了。”其实王俊凯也没多想,电视剧里那些大侠英雄救美后大都有“以身相许”这句话,只不过他没想过这话一般都是“美”说的,从“英雄”嘴里蹦出来那叫做耍流氓。

    

       这时一路人路过巷口,看见俩小娃娃一个蹲着一个站着,站着的那个说话偏不好好说,非得背对着另一个,于是忍不住多瞄了几眼。

    

       王俊凯被那奇怪的眼神给整得虎躯一震,心说他下回再也不对着空气说话了,老没意思了,被路人当成蛇精病这件事让他感觉到了痛。

    

       而身后的王源听见以身相许这个词儿就不淡定了,蹭地一下蹿到王俊凯面前大喊,“啥子?!我是男娃!”

    

       要死,王俊凯隐蔽地咬了咬舌头,光顾着酷炫了没注意人长相,寻思着奶声奶气的一定是个女娃。不过也好,如果真是个女娃对他以身相许咋办,耍朋友可麻烦了,至少也得先见过父母再说是吧。

    

       话又说回来了,你个男娃长那么白做啥子哦,王俊凯腹诽。当然他是死也不会承认自己有“长得白的全是女娃”这个想法实在是图样图森破。

    

       “男娃也能以身相许的,”其实他也不知道,“不过既然你不愿意那我也就不勉强你了。”

    

       我是何等地耿直,王俊凯一点也不耿直地偷着乐。

    

       “这……这……要不先欠着吧。我先给你当小弟怎么样?”说完王源便期待地望着王俊凯。

    

       想着每个主角身边总有几个跟班,每个黑社会大佬身边都有几个马仔,而且再这么耗下去他铁定要迟到,于是王俊凯大方地点头,将背包往身后一甩说:“我叫王俊凯,以后我罩你。”完了迈开腿就走。

    

       “我叫王源!和你住一个小区!”听见身后的喊声,王俊凯勾唇邪魅一笑,眼神酷拽狂霸,挥挥手离开了。

    

       哇塞,老大好帅!王源望着王俊凯远去的背影作西子捧心状。完全没料到他新认的老大因为得瑟地用鼻孔看路,刚出巷口转个弯就被石子绊到,差点摔个狗吃屎。

    

       王俊凯扶住歪了的鸭舌帽心想,小弟应该没发现刚才那一幕吧。抱着一颗灭口的心,王俊凯将脑袋朝巷子里探去。

    

       “老大,你忘了啥东西了?”

    

       王俊凯见那傻小子迷惑地小眼神不像是装的,便满意地点点头,正经地说:“就是看看你有没有伤着。”

    

       居然撒谎都不打草稿!王俊凯你睁眼说瞎话!王俊凯一边在心里狠狠地唾弃自己,一边又非常得瑟地认为吧小孩唬得一愣一愣的自己太厉害了!如果他是女生,一定会爱上自己。

    

       “没有!半点事都没有!”王源眼睛里的小星星更闪了。

    

       “嗯。”这小子也太傻了,看来他以后得护着他点,不然他第一个小弟被其他人欺负了这得多没面子。王俊凯压压自己的鸭舌帽,回身向学校跑去。日噻,他迟到了。

    

       王俊凯瞬间就将刚刚还想着要多护着点的小弟给抛之脑后。

    


    

       “这天气啊……能把我给烤熟了。”六年级的王源坐在公园凉亭里,听着旁边的爷爷奶奶咿咿呀呀地唱戏倒也津津有味,就是被热得人都有些蔫蔫的。

    

       “你先等等,我去买点孜然你再熟。”王俊凯靠着柱子站在一边,嘴里叼着冰棍也不忘吐槽一旁燥得面红耳赤的王源。

    

       认识了快一年,王源已经完全不怕王俊凯,当然心中那些尊敬之类的感情同样也被磨得只剩下那么一小揪揪,“王俊凯……你人性呢?”

    

       “陪你翘课已经很讲义气了。”王俊凯的眼睛就这么笑成了一条线。

    

       “呸,要不是你当初忽悠我说读书顶个鸟用,挨打也没办法揍回去,我怎么会这样荒废学业。还有你知道现在六年级我书包多重吗?上次打架我用书包兜着一本新华字典和老师布置的作业就糊了三个人的后脑勺。知识就是力量啊!那三个人一定感受到了。”王源一提起这事就愤愤不平,只觉得王俊凯这样拐带当初单纯懵懂涉世未深的自己太不地道。

    

       “你自己定力不行,不能怪我口才好。”

    

       “人要脸树要皮,give face got face好吗王俊凯。”

    

       “嘿小样儿,老子久了不抽你你皮痒了是不。我立马give you some color see see你信不?”

    

       “……老大,我错咯。”

    

       王俊凯对于自己还存在着的一点点威严十分满足,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要求有多低。只要王源服软,他也立马什么都不计较了。还能说什么呢,怂这事其实都是双向的。

    

       心情大好的王俊凯啃了两口手里的冰棍,想接着继续啃的时候却感受到了身边火辣辣的视线。转头就看见王源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睫毛呼扇呼扇地望着自己。眼巴巴地望着他的那渴望的小眼神活像他家里养着的那只猫,而他手里的冰棍就是吃饭时他用来逗猫的煎鱼。

    

       不信邪的王俊凯将握着冰棍的手挪了挪,王源乌黑的瞳仁立即跟随着冰棍移动。王俊凯看了玩兴大起,找回了点自家猫越变越肥之前那点逗得小猫七手八脚地乱蹦跶时的成就感。

    

       “想吃?”王俊凯摇了摇手中啃了一半的冰棍。

    

       “嗯。”点头。

    

       王俊凯笑了起来,想王源再怎么向着混混这条不归路大踏步前进也没办法改掉十几年来那点乖孩子的个性,平时还能端着点,但是脑子不够用起来——比如遇见了吃的——就原形毕露,变回原来那个淳朴实诚的红领巾。

    

       刚开始王俊凯还嫌弃这小子孺子不可教也,可久了却开始觉得还挺萌,也就不耳提面命地逮着王源让他改了。

    

       和王源认识了一年,王俊凯倒是培养出了一个不怎么样的习惯,那就是逗王源。没事就去捋几把猫屁股上的毛,炸了毛就挠挠下巴揉揉额头给哄哄。

    

       现在王俊凯又起了想看王源炸毛的心思,于是对着冰棍就吧唧一口又啃掉了三分之一。完了还砸吧砸吧嘴,做出一副“咋就这么冰凉这么香甜这么好吃捏”的表情。

    

       “想吃自己去买啊。”王俊凯知道自己现在的笑容一定特别贱,因为他听见王源的指节被捏的卡巴卡巴响的声音了。

    

       等了几秒钟,见王源还是没反应王俊凯就歪着头望了望那低着头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的傻小子。还没来得及仔细看,王源呼地一下携着风就扑了上来,一把将王俊凯给压在了柱子上,伸长胳膊抢过王俊凯攥在手里的冰棍。

    

       趁王俊凯还愣着的档口,王源张大了嘴啃啃啃两三下就把冰棍给吃完了,把自己的嘴巴冻得不行,一个劲儿的张嘴哈气,一只手还不停地在嘴边扇。

    

       “艹,冻死老子了。”总算把那点冰给咽下去的王源揉着两边被冻得酥麻的腮帮子嘟哝。

    

       王俊凯傻傻地望着面前犯蠢的王源。

    

       王源被冰棍凉得泛起了雾气的眼睛里有点点星光闪烁,亮亮的像他乡下老家池子边会在夜晚成群飞舞的萤火虫。白白软软的脸颊被揉成各种形状看上去仿佛弹性十足的果冻。而那被冰棍滋润过的双唇泛起一层薄薄的水光,因为被冰凉的感觉刺激过而颜色鲜艳地仿佛偷偷抹了家里妈妈的口红。

    

       突然之间,王俊凯不知道自己的眼神应该放在哪了。

    

       “……太蠢了。”王俊凯想了一会儿只觉得自己看哪里都不是,只好别过头去,伸出手揉了揉王源的发顶。

    

       平时习惯了的触感变得陌生起来,顺滑柔软的发丝穿过指缝滑过手掌,在掌心留下一点酥酥麻麻的痒,这点痒经过神经末梢,跟随着生物电信号跳跃穿过神经纤维,最后让他的脊椎、大脑、心脏都泛起一阵阵类似骚动的麻痒。

    

       指尖上依旧残留着发丝的触觉,王俊凯将手背到身后,小心翼翼地搓了搓手指,好像这样就能擦拭去那点让他心慌意乱的后感觉。

    

       夏天里四起的蝉鸣,似乎都没有胸中越发激烈的鼓动吵闹了。

    


    

       “哎哟哟,痛死了,王源儿你是在给我擦药还是在二次伤害啊?”

    

       王俊凯没个正行地靠在沙发上,让坐在身边的王源往自己脸上涂药。嘴角的伤口正一抽一抽地疼,可王俊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非得不停地说话才能止住心里那点莫名其妙的害羞。

    

       “吵吵个啥,吵吵个啥。刚刚你不挺凶的么,现在咿呀鬼叫个啥。本来就不是你的事,让你别去搅合你还非得去,让人给打了吧?毁容了吧?我看那些见了你就尖叫的小女孩发现你成现在这样了非得逃走不可。”王源用力地捏紧手里的棉签,但上药的动作却悄悄地轻柔了起来。

    

       王源的话虽然有点夸张的成分在,不过王俊凯现在脸上两块青紫着实不怎么好看。可惜王俊凯不在乎这些,王源见王俊凯一脸的无所谓也就自讨没趣地撇撇嘴,专心致志地继续擦药。

    

       电视里放的节目实在无聊,王源不再说话王俊凯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话题来热场,百无聊赖之间王俊凯望了眼王源垂下的眼睫,心说小说里那些讲眼睫毛长得跟小扇子似的描写果然都是骗人的。

    

       不过王源的睫毛虽然不浓密倒也纤长,还是很好看的。这么想着,王俊凯的两颗小虎牙就虎头虎脑地探出了他的嘴唇。

    

       “笑啥哦你。”被盯得久了王源有些不耐烦地瞪了眼王俊凯,没想到居然看到那人正笑得一脸痴傻。

    

       “出来混的总要讲点义气,怎么说也在一起打过几场篮球,帮个小忙也是应该的。我脸上这是小伤,谁让那群孙子专打脸呢,嫉妒小爷我长得帅呗。你没看我打得他们满地找牙么,不亏啊。其他几个都说我打得好,就你不停数落我,我说王源儿,你该不会是心疼我吧?”王俊凯说着说着右臂就搭上了沙发扶手,整个一流氓样。

    

       王源眨巴眨巴眼,耳尖染上一丝绯红,“呸,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你要是被打成个猪八戒我还高兴呢,那样我就不用再帮你递同班女同学写给你的那些个情书了。还打篮球呢,我和你混了一年多没见你帮我打过架。”

    

       “年轻人,你不懂,我只是看你打架太烂在锻炼你。”

    

       “切。”王源嫌弃地拧起了脸,把手里的棉签扔进垃圾桶,收拾好药瓶就伸手推了把王俊凯,“脸不痛了是吧,不痛了就赶紧滚。当初真是跟错了人,给你端茶倒水最后落个打架都没帮手的下场,算我倒霉。滚滚滚,老子不想看见你这张脸。”

    

       王俊凯撇撇嘴,知道自己戳中了王源当初被打得屁滚尿流的不堪回忆,这小子平时脾气挺好,可拧巴起来就不好哄。好喽,看在你帮我擦药的份上我就放下身段哄你一回。王俊凯在心里暗暗地想,还非得装作自己被逼无奈。

    

       然后他就势一滚趴在了王源的大腿上,脑袋还不停往王源软乎乎的肚子里蹭,边蹭还边想这小呆瓜看起来瘦蹭起来倒挺舒服的一点也不硌着人。“痛啊!!痛死老子咾!!”

    

       “我擦!!王俊凯你要点脸好吗!!死开!!日!!不要拱老子肚子,痒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快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源被王俊凯的突袭吓了一跳,错过最佳反应时机,所以就只能用笑到无力的手软绵绵地推着王俊凯的脑袋,接着就因为王俊凯更加得意的乱蹭笑得全身打颤。

    

       在开足冷气的房间里,窗外明媚的阳光透过米色的窗帘洒下绒绒的一室暖光。沙发上的少年嬉笑打闹滚成一团,掉落在地板上的抱枕有一角刺绣被阳光照得闪闪发亮。

    


    

       盛暑的天气里,碧绿的叶子打碎了阳光,将其纷纷扬扬地洒在树影里。行人汗流浃背地走在街上,不时走入商场躲阴纳凉。王俊凯和王源倒是优哉游哉地躲在空调房里吃着冰淇淋,一起死磕王源的暑假作业。

    

       王源趴在地上晃着脚丫子垫着抱枕琢磨该用过去时还是用过去完成时,王俊凯伏在一旁的矮桌上唰唰解着二元一次不等式的答案。

    

       写着写着王俊凯就觉得某人白花花的脚丫一直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很是碍眼,就用脚尖点了点王源的腰,看着那人哈哈笑着蜷成一只小虾米,“写作业就写作业,脚丫子晃个毛,多动症啊你。”

    

       王源抬头挑了挑眉,翻个身仰躺在地上翘起脚搭在桌上,“你这是嫉妒老子脚长得好看,看看!这肤色,莹白如玉!这脚趾,骨节分明!这指甲,干净圆润!”

    

       “嘿我说王源,这几年你打架没学到什么嘴皮子倒是练利索了是不。”王俊凯用原子笔的一头轻戳王源的脚心,怕痒的小孩立刻把脚给缩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

    

       “起来,听我给你解这道题。”王俊凯拉住王源的右手,将不情不愿的人硬是拉了起来。

    

       听了没一会儿,不喜欢数学的某人就晃着眼珠子乱瞄,无聊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地用手肘捅了捅王俊凯。“我说老王,你想好下个学期去哪里上高中了么?”

    

       “还没,去报名的时候看情况吧。”其实王俊凯私底下不知道吐槽了多少遍,高中报名还得看榜,那些个好学校的屏幕上名字哗啦啦地滚动,没准刚才还保准能上的人瞬间就被甩出了入学的名额范围。

    

       “还看啥情况啊,你成绩这么好,学校还不是随便你挑的。”说着王源就感觉有些丧气,同样是翘课打架不学好,王俊凯成绩却一直没落下,中考还爆发小宇宙考出了好几个A+,反观他,理科落下不少。毕竟数学不是语文,好几节课不听也不会跟不上进度,数学倒是半节课不听就觉得老师说起了自己不懂的某国语言,当其他同学兴高采烈地跟着算答案时只有自己还一脸茫然地停留在上一个步骤,似乎除了自己之外所有人都进入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次元中去。

    

       王俊凯好歹也和王源相处了两年多,这货只要转一转眼珠子抬抬眼皮他就知道他心里又在打着些什么小九九。

    

       王源和王俊凯不同,为人比较敏感,肚子里那些弯弯绕多,可是又不喜欢说出来。王俊凯会不时地庆幸他在王源还小,心思还不那么复杂的时候遇见他,不然现在肯定捉摸不透面前这人。

    

       他不愿意拆穿王源,所以只好笑一笑,伸手揉乱那人的头发,说:“这次出的题目容易,我班上很多人都考得不错,谁知道这回是不是出来了一群考霸呢,还是到时候再说吧。倒是你,好好听题行么,关心我干嘛?也不知道是谁自己又懒又笨的作业拖到快开学了也没写完,一通电话催我过来救场。”

    

       王俊凯看起来冷,即使有时候疯起来也像是刚从精神病院里逃出来的,可面上表情一收敛本身自带的气场就有点不怒而威的感觉,让一些人觉得不好靠近。可他的这个人事实上十分耿直,平时不愿意想太多但做事也偏圆滑不招人讨厌,对身边一些事一些人观察入微,关心总带着细致的温柔。

    

       可中二少年哪能正大光明地对你嘘寒问暖呢?所以王俊凯的那点温柔也是藏着掖着,用一些水话和打闹给糊弄过去就得了。

    

       我关心你,我知道就行,你不用懂太多。这就是青春期少年喜欢扮酷耍帅的心理,王俊凯当然也不能免俗。

    

       “得瑟个屁。”王源嘴角向下做出一个看着委屈又带着嫌弃的表情,伸手打开王俊凯还放在他脑袋上的爪子。

    

       草稿纸上写满了他不明白的解法和公式,王源眨巴着眼睛就又走起神来。盯着王俊凯的侧脸看个不停,一会儿心想睫毛怎么这么长,和妹子亲个嘴都能戳到人家的脸。一会儿又想这王俊凯和他认识都两年了没见过他和谁耍朋友的,想象了一下他和姑娘手牵手轧马路倒感觉很奇怪。

    

       想到王俊凯以后可能会和某个女生一起出去逛街、吃饭,王俊凯会对他的女朋友温柔地笑出虎牙,王源就感觉自己的心脏酸酸涨涨的,有点像被误会时的感觉,满心的委屈但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大声哭出来宣泄掉那些负面的情绪,可似乎又多了些什么。

    

       “王俊凯……你有想过要耍朋友吗?”

    

       王俊凯听见身旁那人又不好好听他讲解,居然还想到了这种八竿子打不着的问题上去,黑了脸沉声问,“怎么?你想找女朋友了?”

    

       “不啊……就是想,我班上已经有好几对了,你都要上高中了还没交过女朋友挺奇怪。所以说,你有想过吗?”王源把下巴抵在桌面上,抬起眼睛望着王俊凯。王俊凯就觉得这像极了他家那只想要讨鱼吃时的小馋猫,王源眼睛里的星星kirakira闪得他不由自主地挤了挤眼。

    

       “没想过,干嘛呢你?思春了?”

    

       “你才思春,我就是好奇……我才不想早恋呢,看着班上那些个情侣成天吵架烦都烦死。”

    

       “早恋要不得,你知道谈恋爱很麻烦就好。”王俊凯不知道自己是抱着怎样的心态顺着王源的话给说了下去的,想不通干脆就不想,伸手敲敲王源的脑袋就示意他继续听。

    

       有句歌词改改也挺适合他们现在满脑子理不清讲不通的想法,还有那破罐子破摔的态度。

    

       ——少年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你也不明白。

    


    

       又是新的学期,在初中横行霸道了一年升上八年级的王源也算得上是南开一霸了,手下小弟从新入学的学弟到高年级的学长都有,生活过得那叫一个得瑟又滋润。

    

       而王俊凯,在高中报完名之后一句话没说就和家人出去旅游了。短信和电话里面对王源时不时的“你要去哪个高中”的问题也支支吾吾,含糊其辞就是不说重点,被逼得不行就换话题,要不就死命磕碜王源说,“唉你怎么那么关心这个问题?怎么了?想我啊?”

    

       王源一听立马就挂电话,而另一头的王俊凯则抚胸庆幸自己又一次逃过了王源的死缠烂打守住了秘密。

    

       久而久之,王源见王俊凯这么不情愿告诉他,心里存了点小疙瘩,赌气也就不提了。王俊凯明白王源那是在闹别扭,可为了达到目的,便狠下心咬牙死也不说。

    

       慢慢地,王源驴脾气上来了,有时候碰见了高兴或憋屈的事情,一激动就掏出裤子口袋里的手机想要拨打通讯录里排在第一位的那个号码,可手指还没按下去便停在半空。不上不下地吊着一口气,王源皱皱眉头又把手机塞了回去。

    

       开学几天后,一个被派去高中寻找目标,目的是为了帮王源在高中部也树立起一定威信以免日后有人找茬的小弟就屁颠屁颠地跑过来给王源报喜。

    

       “老大我找到了一个!好像是高中部的新生!”

    

       王源几天来因为王俊凯竟然没有主动联系他而心塞到不行,一听计划有了进展便大手一挥,“走,跟小爷去招待一下新来的同学。”

    

       走到了高中部,看见墙角被一群小弟围住的人穿着干净的校服衬衫,扣子扣的整齐,安静地垂着眼。离得远那人脸还不能看清楚,王源只感觉很是熟悉。

    

       挠挠头发想不起这熟悉感到底从何而来,心说这几天让人烦躁的事情怎么就这么多,于是火气上来了冷笑一声,“哟这不是高中部新来的学长么,小爷这就好好招待一下你。”

    

       “好好招待一下?嗯?”他抬起头,温和地笑开。金色的光落在他的发梢上,整洁的衣领上和浓密的眼睫上,倒是衬得少年仿佛从画中走出来般的俊美无俦。

    

       王源愣在原地,“…我我我不知道是你……”

    

       ”这几天都没给我打电话,嗯?“王源不知道怎么了,平时觉得王俊凯就是一个有中二病的宅男,此刻却被王俊凯慢慢向他走来时散发的气场给震住了。

    

       尘封在心底多年的回忆渐渐苏醒,他似乎又变回了那个蹲在巷子里被打了也只能喊救命的小鬼,而王俊凯就是那神兵天降般令人崇拜不已的小英雄。

    

       几天来胸闷气短的感觉一下变得舒畅,王源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情会突然变得那么晴朗,喜欢和王俊凯抬杠的那点习惯也抛之脑后,配合着就抱头大喊起来,“啊啊啊凯爷我错咯!我错咯!下次再也不敢了!”

    

       看王源那怂样,王俊凯脸上的猫纹都笑了出来,他伸手搂过王源的肩膀在他耳边低声说,“接下来的三年就请你慢慢指教啦,小。学。弟。”

    

       王源靠近王俊凯的那一边耳朵腾地红了起来,他抬手揉了揉,“给你点面子你还蹬鼻子上脸了,嘁。”

    

       嘴上说着嫌弃,可眼睛还是不争气地弯成了一道桥。

    


    

       心里的那些复杂感情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对你似乎也存在着那么点暧昧的感觉。

    

       我们尚且年幼,难懂的事情也不必着急理清,因为还有很长的时光让我们去慢慢体会。现在就只想珍惜在你身边的每一分每一秒,希望能看到你的笑,看到你满足眯起的双眼,伸手就能勾过你的肩。

    

       少年在阳光下肆意的微笑,歪歪扭扭勾肩搭背黏糊在一起的背影,白衬衫皱起的衣角和一起买的同款球鞋,和身后渐渐重合在一起的影一起勾勒出一幅青春无悔的画卷。

    

       我们之间的未来还很长,只要在你身边,就不怕会有解不出答案的那一天。

    

       世界上没有什么会是无解题,只是希望最后得到的谜底,会是爱情。

    


    

.END.

    

……我经常深夜发文,希望大家别介意啊。

  247
评论
热度(247)

© 王不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