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梅雨天,之后

茫瘾:

 

*王源视角第二人称,超短的短篇

*在这种季节写梅雨天感觉怪怪的(沉思

*处女作,OOC属于我,有什么bug请务必提醒我QAQ,请勿上升真人(微笑

 

文/by茫瘾

 

-Text-

 

待那阴雨连绵的梅雨季节进入尾声,空气中滚动着的泥泞味儿还未完全散尽,湿润的水汽还在不厌其烦地翻腾。你盯着模糊的玻璃发呆了好一会儿,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在落地窗上写下了王俊凯三个字。

 

有些懊恼地一把擦掉,那抹透明在布满模糊水汽的玻璃上显得有些突兀——但不一会儿,水汽又蒙上去,仿佛那里还是如同最开始一样朦胧看不透。

 

你看,你兀自将他写入你的生命里,其实他从未属于你。你敛下眼睑,不去看桌上的你俩的合照。

 

高二的一场考试后,你干了一件17年以来最疯狂的事,在那之前你觉得自己必死无疑。

 

爹妈出差,第二天晚上才会回来,你邀请刘志宏那帮傻缺来家里喝酒祭奠逝去的青春,庆祝可怜的十几天假期,为即将到来的人间地狱,不远的高三,喝彩。你一如既往地叫上享有三个月暑假悠闲的大一学长王俊凯。

 

他很给面子地迈着长腿来了,一如既往地揉乱你的头发,居高临下地看着你,嘴角上挑着嘲笑你的身高。

 

你面无表情地唱,王小姐,你嘴角向下的时候很美。

 

被打了。

 

傻缺的你却笑得很傻缺。一个喜欢围观对方卖傻一个喜欢装傻,这是你总结出来的你们的相处模式。你总觉得他知道你的一切,包括喜欢他这件事。但他似乎永远都是一副不知情的样子,亲密的肢体接触和略显暧昧的语言似乎划为好基友的高浓度友情也无可厚非。

 

喝了几罐啤酒,大家晕乎乎地打着嗝抱作一团高歌青藏高原,似乎听到楼下骂骂咧咧的声音,但所有的外界干扰都不能成为阻止你们狂欢的缘由。

 

作为一哥,团综长期主持人,酒量还是不错的,至少你是这么认为。凌晨两三点的时候各个都东倒西歪,某些人的姿势还呈跪拜状你也是服了他们。

 

王俊凯也是一副蛮清醒的样子,起身说先回家了。你揉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站起来送他到门口。

 

你问他要不要留下来过夜是不是有点喝过了,他背对着你挥挥手准备离开。你猛地抓住他的手腕对着他的唇咬上去——初次接吻的感觉好像并没有漫画里画得那么美好,一片血腥味蔓延开来。但你只感觉心脏快要爆炸了。

 

然后你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铃儿响叮当之势把王俊凯推出门,嘭得一声甩门锁好。然后深吸一口气把手机卡拔了电话线拔了。跑到自个儿被窝挺尸。

 

盯着天花板发呆——

 

我亲了王俊凯耶,我亲了万千少女的男神,何厚铧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你傻傻地笑,心里又有些绝望。外面很应景的下起下雨,连绵不断的,乌云慵懒得不愿离去,阴雨持续了一整夜加上一整个白天,连家中的墙壁都渗出水珠,到处都湿答答的让人好生厌烦。

 

第二天把他们送走,后来的一个礼拜全面闭关,拔了手机卡,冲冷水澡开空调不盖被子,你想把自己整发烧不知道在躲谁——你本来体质就不太好,结果玩儿大了把自己整成肺炎进医院了。跟父母支支吾吾说着如果王俊凯打电话过来就说生病容易传染不方便探望。你父母高深莫测地看了你一眼,什么都没说。 

 

 

你躺在医院里病怏怏,在床上哼哼唧唧,又是抽血检查又是吃药挂吊瓶的,你想着这次玩儿大咯牺牲真大,百无聊赖地翻着小说,却又因为某个片段矫情地红了眼眶。

 

你愤怒地扔开书,翻着白眼想,诸事不顺。

 

肺炎让你咳得跟筛糠似的,不得安生,好不容易消停了会儿,睡意袭来。

 

迷糊间,你感到一个温暖的热源抚上你的额发,轻轻划过你的侧脸。那温度让你忍不住想靠近,想依赖。你想睁眼,但眼皮太沉了,怎么也睁不开。

 

唇上突然一片柔软,你一阵心悸,猛地睁开眼就看到王俊凯放大的脸,猛地推开他,顿时睡意全无。

 

“咳咳……你你你?!咳咳咳……”你感觉你整个人都要燃烧起来——至少脸颊肯定红到似要滴血没跑儿了。

 

“王源儿,你怎么这么傻……”他说,声音里带着笑意。

 

他又吻了上来,手指穿过你的指缝,与你十指紧扣。他从容不迫地撬开你的牙关,舌尖长驱直入温柔缱绻地勾住你的,唇瓣轻轻摩挲变换着角度——你们的唇纹是那般契合,天生一对。

 

所有的光和影还有所有的声音、万事万物仿佛都不存在,只剩下轰鸣的心跳声,你大脑一片空白,慌乱地像个孩子,想推开却发现自己那力道反倒像欲拒还迎,最后只得颤抖着抚上他的脊背。

 

或许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初吻了。你想。

 

没有夜空恰好升起的绚烂烟火,没有花海与苍穹,没有渐变色的海潮和微风。你们的初吻发生在弥漫着消毒水气味和医患小声交谈的病房里,但你想,那或许是人生中最幸福的一刻了。

 

或许只是一分钟,或许有一个世纪那么长,足以让你回忆小心翼翼地喜欢他的每一个细节,融合在这份带着“受宠若惊”色彩上的吻中。

 

他恋恋不舍地离开你的唇,桃花眼深似潭水,夹杂着太多情绪。他俯下身在你耳边轻声说——

 

王源儿,我喜欢你。

 

你面色酡红的扭过脸去假装看窗外的风景,窗外阳光明媚,阳光透过窗帘照射进来,温柔地撒了一地,似乎还能看到空气中浮动的细小尘埃。居然还能听到一两声清脆的鸟鸣。

 

“梅雨季节结束了,王源儿。”

 

你听见他说。

 

-END-

  91
评论
热度(91)

© 王不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