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是口非

子不语:

 

*很久前他们玩过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

 

“如果只能对我说一句真话,你会说什么?”

 

“我会说,我对你很失望”

 

“一句假话呢?”

 

“所以我一点儿不想理你”

 

 

1

 

马思远自己也不清楚约karry去游乐园是脑神经在哪个环节打了个结,所以他尽量放慢着脚步往约定好的地铁站走去,心里还在盘算着要是对方问起来的话该给个怎样的理由。

 

对,没错,昨天晚上发信息给他的时候,他什么都没问就回了个“好”,倒是让斟酌半天删删减减反复考虑用词的马思远看起来像个傻子。

 

如果一个人开始在意自己说的话是不是足够完美,担忧自己的笑容是不是过于热切,害怕自己的心情会被对方发现,那这个人是过于在意对方还是过于怀疑自己。

 

或者,按二文——这个天天男神长男神短的脑残粉的话来说,终于开窍到发现某种校规不允许的情愫在两人间发芽了?

 

“咦...”

 

想到这个马思远不自觉打了个冷颤,什么玩意儿,天宇文你脑子里除了这些少儿不宜的思想还有点其他的没有,一定要去报告老邓!

 

马班长越想越气愤,脚步也越迈越大,似乎真的是要去老邓办公室汇报学生思想工作——然后下一秒,就被人揽住了肩膀。

 

淡淡的衣物洗涤剂的清香,有很熟悉的味道,说来也怪,用着一样牌子洗衣液的两个人身上散发的味道却不尽相同,马思远用力嗅了嗅,对于大部分而言仅仅只是肥皂残留物的味道,在他身上却像是经过了几十道工艺精加工的香水——是独属于karry的味道。

 

“马思远你是不是傻了?”

 

男神学长勾着的嘴角终于在对方毫无回应的发呆里一点点垂下,转成一个无奈地笑,伸出另一只手在他眼前晃晃,“我说马...”

 

“karry你用的啥牌子洗衣液啊?”

 

“啊?”

 

“啊?”

 

四目相对的时候两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了,karry盯着马思远,从头看到脚——灰蓝色的棒球服,垮垮的牛仔裤,Vans的板鞋,倒扣着鸭舌帽的某人的确是够格评上“最迷人班长”了,当然,仅外貌而言的话。

 

因为下一秒,对人又好又温柔的马班长像是突然醒悟过来似的,猛地拍掉karry搭在他肩膀上的手,用力蹦出去老远,“我说这位同学...”

 

“说话可以不用动手动脚的,我都知道了”karry接过他的话茬,指指腕上的手表,“我说马班长啊,我也真是对你的时间观表示由衷地佩服”

 

“干嘛啦我又没迟到谁让你自己早来的”马思远看到地铁呼啸而去,估计自己也是迟到了,但,才不会承认呢,至少不会当面承认。

 

并且他无比确信对面黑色T恤深色牛仔外套的帅气学长不会生他的气,甚至会默许他的强词夺理,就像他每一次被他气到吐血,但仍会在他开口道歉前说一句“并没在生气”一样。久而久之,自己都习惯了这种相处方式了。马思远自认为自己不是不讲理的人,但karry能让他秒怂的同时就是能最大程度地容许他上蹿下跳。

 

后来有次上课老师讲到“温水煮青蛙”的典故,如果沸水的话,青蛙会一下子跳出来,而换成温度适宜的温水,青蛙反而会乐在其中而忘记了逃生。Karry的温柔和大度就像一点点加热的温水,舒适且纵容,即便有再大的危险,也还想沉溺其中。

 

“你又发什么呆啊马思远”

 

“就,就说了我没迟到嘛”

 

“没说你迟到啊”

 

“那你干嘛这种眼神看我”

 

“哪种眼神”

 

又把语文全班第一的马思远堵得没话说了。

 

他抬起头瞪着karry,而他依旧用让他无法叙述的眼神看着他——他的眼睛很好看,眼尾自然上挑,认真看人的时候有兔子的无辜,凶起来的时候像小老虎,而马思远之所以无法描述,是因为karry大部分时间都用介于这两者之间的眼神看着他。

 

无辜地想把人吃掉。

 

马思远不出意外地怂了,垂下头的同时快步往前走,“那什么,快点跟上啊”

 

Karry哦了声跟在他后面,摸着鼻梁笑得一脸得意。地铁站人来人往,但唯有他印在了你的瞳孔里,占据全部视线。

 

“喂马思远”

 

“干嘛”

 

“你走错方向了”

 

“......”

 

看对方跨到一半的脚步不自然地停在空中,一秒钟后他迅速的转过身体,朝著正确的方向走去,虽然速度比刚才更快了,但还不至於让karry跟不上。

 

好想笑。学长努力憋着不笑出声,却被显然方向感不咋地的带路者狠狠瞪了一眼。

 

“想笑你就笑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马思远你这个大笨蛋”

 

——结果就这么一路讨论着谁是笨蛋的话题来到了游乐园。

 

跟幼稚的人在一起,大概自己的思维也会自动切换到小学水平,隔壁女校眼里高冷帅气的男神学长大概自己也没料到会乐此不疲地为这么个话题争论不休,更不会想到某人对游乐场的热衷程度竟然,完全,不亚于一个十岁的小屁孩。

 

马班长你到底几岁?

 

看他从冷饮处举着两个一蓝一绿的冰淇淋小心翼翼地穿过人群,karry犹豫了几秒还是放弃了上前帮忙——毕竟人群里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小孩和女孩。

 

“蓝莓和抹茶,你要哪个?”

 

“你不要的那个”

 

“其实我比较想买柠檬,但是...”

 

“马思远我觉得我们还是先进去吧”

 

哦别用你没手拿引诱我去给你买啊。

 

毕竟我还是有偶像包袱的人。男神学长在心里暗暗地想,拉着马思远的胳膊往里走。

 

周末的游乐场人很多,热门的项目前都排起了长队,karry看了看周围又将视线转回到身边的人身上。

 

“你想先玩哪个?”

 

“唔”马思远舔着冰淇淋,指了指队伍最短的,“就那个吧,人最少”

 

 

大部分时候听马思远的就意味着灾难。Karry头昏昏地从一个类似于蹦极的游乐设施上下来后这样想,眼前的人倒是一脸坦然地吃着自己的冰淇淋。

 

“karry你没事吧?”

 

你觉得呢?排队人最少是因为项目最惊险,而马班长这个怂货看清游戏简介后直囔囔冰淇淋还没吃完不能浪费不玩了,却又大力推着karry去试试,理由也倒是一如既往的简单粗暴——排到了就玩嘛。

 

呵...你咋不玩?

 

“你自己试试啊”

 

Karry终于能够将冒着金星的眼神聚焦在马思远身上,“你还吃我冰淇淋!”

 

“反正你没吃过”

 

不,吃过的哦,就在你舔的那个地方。

 

奇怪,怎么生气的心情全部烟消云散,只剩下泛红的耳垂和脸颊呢。

 

 

“下个项目玩什么?”

 

“这次你选”

 

“过山车?海盗船?真人CS?”

 

“让你选不是让你给出选项ok?”

 

“我选了你又不玩怎么办”

 

“绝对会玩的!”

 

“好啊,那就激流勇进啊”

 

Karry说完好笑看着对方,所以说马思远你到底懂不懂话不能说太满,九月的天气不至于太冷,但空气里还是有些微潮气,被淋一身水的话绝对跟冰桶挑战差不多感受吧。

 

“玩就玩!”

 

最后毫不意外的,还是karry妥协了。

 

“你舍不得我啊?”

 

“好笑,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河里去”

 

“你扔啊”

 

眼前的最迷人班长眨巴着眼,长睫扑闪如蝶翼,有那么一瞬间,karry想如果真玩了的话或许也不错,沾着水滴的睫毛的触感会不会像清晨还留有露水的花瓣——天呐,怎么会有男孩子长那么好看。好看到想用花朵去形容。

 

“马思远那个棉花糖看起来很适合你”

 

“买买买!”

 

马班长拔腿就跑,回头冲karry吐舌笑,哦,这个棉花糖一定没他甜。

 

 

2.

最后的结果还是在排了将近一个小时都没玩上过山车后选择了坐在餐厅吃饭。

 

Karry将托盘放到桌上,盯着马思远笑得露出两颗小虎牙。

 

“这帽子很适合你啊”

 

马思远现在头上戴着的是拖着两条长耳朵的布鲁托,是在西部乐园的射击馆,成绩输给karry的代价。开始前他们就说好,十发子弹里中得比较多的人,有权决定要对方戴怎样的东西在头上。对於射击类游戏马思远向来挺有自信的,没想到最后成绩出来却输给对方两发子弹,于是他从昨天起就一直盘算着要给男神学长带上米妮发箍的计划完全被打碎——何止打碎,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别土着脸,更像你头上这个了”

 

“karry你有完没完”

 

“没完啊等我拍张照,啊对了买了鸡翅,你做出啃的动作给我拍啊”

 

“karry!!!”

 

眼看着马班长就要炸毛,karry当然是见好就收,笑眯眯地把巧克力圣代推过去。

 

冤家路窄。

 

马思远刚吃下一口圣代,天宇文带着隔壁女校的不知名女生也推门而入了,暧昧地在男神和班长身上打量了无数秒。

 

“你们两个啊...校规第...”

 

“哦宇文啊,不介绍下新....女友?”

 

女生红了脸慌忙摆手说不是,然后语无伦次地表示自己是karry的超级粉丝,天宇文见状赶紧把人连拖带拉带走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karry你真是出了口恶气!”

 

马思远笑得差点打翻圣代,被karry扯了下长耳朵,“什么恶气?”

 

“他说我们在...”马思远没说下去,垂下头继续舔着勺子,即便如此,仍能感受到karry的目光穿过桌上的食物定格在自己身上,于是更不好意思抬头了。

 

他说我们在恋爱。

 

这种词从情窦初开的初中生嘴里说出来,总带着别扭和暧昧,以及小鹿乱跳的慌张。

 

马思远从不觉得自己比宇文差在哪,但仅凭感情这一点,可能就已落后无数了,他是绝对不可能对着手机里女生的照片说出么么哒这种话来的!打死也说不出来!

 

更何况眼前的还是karry。

 

“马思远你脸怎么了?”

 

“啊?”

 

“也太红了吧”karry探手摸摸他的额头,“像是发烧了似的”

 

啊糟糕,大概会更红吧。

 

马思远把头埋得更低,大部分被karry这样对待的时候,他只想当只鸵鸟,隐藏得谁都看不清——包括自己。

 

手机显示有信息。

 

“别忘了你约他的目的啊,班长加油,看好你哦”

 

来自二文。

 

说起来,到底约他是为什么来着?借他要认真备考的理由把他手机抢了过来,然后在微博里看到了很多“仅自己可见”的微博,然后堵在自习室门口却说不上一句话,最后匆匆把手机塞回他怀里,然后呢?

 

然后跟二文说了。

 

然后他建议约他出来说清楚。

 

马思远懊悔地揉揉头发,却揉到了毛茸茸的一团,差点忘了还有帽子,回忆了半天,还是不知道为什么要约他出来啊,说清楚什么。

 

“马思远你在干嘛啊”

 

“我,那个,就,你在干嘛啊?”

 

终于抬起了头,看到karry盯着某个方向看得认真,顺着视线看去是一个长相甜美的女生,好像是隔壁女校的校花?

 

莫名就有点生气。

 

马思远咬下一口汉堡,嚼的格外用力,但,一向温柔体贴最关注他的学长却突然起身,说了句出去一下往女生的方向跑去了。

 

什么跟什么啊。

 

马思远盯着karry的背影,放下汉堡掰着手指数了起来。外表,成绩,性格,男神级别的学长喜欢什么样的女生会追不到,大概是勾手就来的吧。原来他喜欢甜美类型的啊,那上次的情书干嘛还给人家啊,微博里仅自己可见的有喜欢的人是她啊,可是我从不觉得她有多漂亮啊。

 

——但这些关你屁事啊。马思远,关你屁事啊。

 

心口被堵作一团,可能是刚才汉堡不好消化,刚想起身离开,karry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坐到了之前的座位上,将手里的一个小袋子递给马思远。

 

“给你的”

 

“什么”

 

“之前....你,不是说....嗯...”karry猛灌了一口可乐,继续说道,“反正是给你的”

 

“你刚才见到郑紫琦了?”

 

“哈?谁?”

 

装什么装啊,见就见了呗,还不承认,谁稀罕你的破礼物,大概也就是见她的路上顺便买的吧。

 

“我不要!”

 

“哈?”

 

Karry抬头,满脸惊讶地看着他,“为什么?”

 

“你说为什么”

 

“马思远你讲不讲理啊,我跑那么累给你买东西,你不领情就算了跟我生什么气啊”

 

“是啊见校花你能不跑快点么”

 

“你到底在说什么?”

 

“说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硬是把袋子扔到了桌上,用力过猛使得里面的东西掉了出来——是一个行李箱锁。

 

马思远愣楞地看了对方几秒,脸上的表情依旧是愤怒,悲伤一闪而过。

 

“我走了”

 

什么意思。行李箱锁。在游乐园送我这个。不就是要分别的意思么。

 

却再次被拉住了胳膊,karry的声音压得很低,每次马思远生气后,他总是这副表情,这种声音,不像道歉更像委屈。

 

“我以为你约我,是因为我要回美国了”

 

马思远没有说话,被拉着的胳膊也没有挣开。

 

“所以我送你这个,是想跟你说,就算我走了,你也来找我”

 

“我想买那个箱子的,但是钱没带够,所以就先买个锁...”

 

“到底,哪里让你生气了?”

 

Karry松了手,马思远的胳膊自然垂下,他盯着桌上的锁,眼前有点水雾。

 

“所以你没看到郑紫琦?”

 

“我很不懂你为什么总提她,你看到了?”

 

可是你明明是冲着她的方向跑过去的啊,啊对,纪念品也在那个方向。

 

想通了的马思远咬着嘴唇,对不起是肯定说不出口的,心里的庆幸和甜蜜竟然盖过了误会他带来的内疚。

 

去给你买礼物,刚好碰到了熟人,和,去见熟人,刚好路过给你买了礼物,两者对马思远的意义简直天差地别。

 

Karry还是我的,谁都别想抢。

 

“那你刚才生什么气?”

 

“啊?”

 

马思远迅速抓起桌上的行李箱锁,揣进口袋,“谁生气了啊,礼物我收下了”

 

但是你敢去美国的话,我跟你没完。

 

 

3.

为了弥补纯粹因马思远引起的不愉快,他们决定等到天黑,坐上摩天轮,来给今天画上圆满的句号。

 

重庆的摩天轮位于南桥头山顶,加上自身的五十米高度,可以将江景尽收眼底。

 

但两人却都对风景没太大兴趣。

 

马思远其实有点恐高,尤其摩天轮的每个轿厢都用了透亮的玻璃,给人最大视野的同时也给了极大的不安全感,而karry想的是,马思远为什么要请我坐这个呢为什么呢为什么呢,宇文可是说过,一起坐过摩天轮的情侣都会分手啊。

 

啊也是,我们又不是情侣,怕什么。

 

不过,身边的炸毛班长倒是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马思远你恐高?”

 

这回不再逞强,嘟着嘴点了点头,“所以你别动啊”

 

既然恐高的话,大部分游乐设施都玩不了吧,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约我来这里呢?

 

Karry抓过马思远的手叠在自己手心,再放到腿上,“放心啦根本感觉不到在升高啊”

 

“被你说了我发现已经高了啊你个白痴”

 

Karry抓着的手又拽了拽紧。

 

夜色如潮,摩天轮变换着不同的颜色,图形,星星点点的是江边的灯火,俯瞰中的渝中半岛如此美丽。

 

霓虹离我们越来越远,就离星星越来越近。

 

Karry觉得最柔软的部分都被夜色催发地在发酵。

 

“你怕不怕?”

 

“废话”

 

“那我唱首歌给你听”

 

“谢谢我的意思是我不怕”

 

“不过是英文歌,你最好当英语听力材料一样认真听”

 

“在美国长大了不起啊”

 

一点儿不了不起。早知道这儿那么美丽,想从小就和你长在这山城里。

 

 

This may just be a dream come true

ever since I met you

I can not find the words to sing

you

 

Karrry的目光紧紧锁定着身边的马思远,灯光在他侧脸变换不同的颜色,他像是要融进这一片五光十色里,然后成为自己眼里最美的那部分风景。

 

You sit there next to me

it's getting hard to breathe

I hang on every word to whisper

and this is some of frightening

 

第一次见到马思远的情景似乎过去很久了,却又像就在昨天。Karry握着他的手又紧了紧,啊,怎么办,还记得当时的心跳真的很快。怎么会有人性格那么差却长得这么可爱。

 

but your smile your keeps me wondering

my hopes are still the way and

for the day you say you want me

you're the best I ever had

even though we're not together yet

 

马思远终于转过了脸,看着karry,清唱停止,倒不是因为马思远的目光,而是玻璃窗外的天空,突然绽放出了大朵大朵的烟花。

 

像是任何一场偶像剧的片段。

 

他们在彼此眼里找到了比烟花更灿烂的投影。

 

“你听懂了吗?”

 

“啥”

 

“我刚唱的啊”

 

“对不起我英语差”

 

马思远迅速抽出手,套上了之前输给对方的布鲁托的帽子,将整个脸都盖进去。

 

烟花停止了。摩天轮卡在了刚刚好的正中的位置。

 

周围安静地只有两人的呼吸声。

 

星星在闪烁。你想怎么说。

 

“karry我喜欢你”

 

声音嗡嗡地从帽子底下发出。

 

“你的那些微博我都看到了”

 

比刚才更安静的静谧肆意流淌,karry的心里却响起了比烟花还声势浩大的爆裂声。

 

嘭——马思远喜欢我

 

嘭——马思远跟我表白了

 

嘭——幸福得要死掉了

 

然后整个身体,从耳朵到心脏到脚尖,都在噼里啪啦地爆炸。

 

啊,我也很喜欢很喜欢你啊。

 

这句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karry努力调整着呼吸,将马思远揽进怀里,隔着帽子,吻上了他的脸。

 

“表白我收下了,人,我也收下了”

 

马思远脸红得几乎要烧起来,却依旧蒙着帽子不肯钻出来。

 

好.....丢脸。

 

但,好......开心。

 

如果他问起为什么约他出来的理由,告诉他是想跟他表白就好了啊。

 

我是最迷人班长,我就该赶在他前面。

 

Karry年龄都比我大了,感情阅历可不能比我多,所以先表白的那个才是多了几秒钟的阅历哦。

 

但其实,他的歌早就是表白了啊。

 

 

 

 

*“轮到你了,想对我说的假话是?”

 

 “我们是好朋友”

 

 “真心话呢?”

 

 “上面这句是假的”

 

 

 

*看到微博那个表白就想写的文章,时间紧迫明儿还要早起写得超急,但大概是我写的最甜的,对吧对吧www

*微博那张图片是熊头套,因为携带不便就换成狗狗帽子了

*歌曲是 You—Lainey lou

*good night everyone

  93
评论
热度(93)
  1. 王不直子不语 转载了此文字

© 王不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