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难言

月慕_固守遗瑰:



瞎写的,不假思索的产物,大概OOC了,毕竟我还把握不好这俩崽子的性格,好吧我只是想看老王失控的样子(ˉ﹃ˉ)

发现我真的是起名废【手动拜拜


>>>



难言



CP/凯源

笔/月慕



听到那句话的时候,我正倚靠在沙发的角落低头用Ipad玩节奏大师,随着音乐的声音轻轻哼唱。

王俊凯在此时突然抓住我的手臂,因为被打扰而断掉了节奏的我不满地抬眼瞪向他,嘴里想要叫嚷的埋怨还未来得及出口,就听到他用相较以往更为低沉也更显真挚的声音说道——

“王源儿,跟你说件事……我喜欢你。”

王俊凯的视线第一次没有避开我的眼睛垂落唇边,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我,话语的停顿处眼神微微晃动,却闪烁着不容忽视的微光。

我就像被按了暂停键的机器人,大脑的运转骤停,浑身一凛整个人僵在原地,表情可以称得上是瞠目结舌,足以让他将我全部的惊愕一览无遗。

我注意到王俊凯脸上一闪而逝的失望,忙不迭地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张嘴却只能冒出几个毫无意义的单音。

“啊……啊?”

这对我来说分明是一次重磅宣言,我不明白为何王俊凯竟能把这句话说得如此平淡无奇,好像只是闲暇之余突然闪过脑海的一件趣事,然后就用这样随口提起般的语气同我分享。

我在被惊讶的冲击淹没的同时,并不知晓自己漆黑透亮的眼睛出卖了我更多的惊慌失措。

然后王俊凯眼中唯一的光亮倏地灭了。

“……没什么,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喜欢你。”

不再给我丝毫的反应时间,握住我手臂的手已然松开,就连原本挨在我身旁与我相依偎的体温也离开了。

我看着他站起身故作自然地走出房间,一句滑至嘴边的“小凯”徘徊了许久,终究还是连化为声音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生生咽下。

我一个人留在空荡的房间里,傻坐在沙发上捧着早已显示“GAME OVER”的Ipad怔怔望着前方,刚刚听到的那句告白久久盘旋在脑海中,萦绕不断。而说出它的人却不自知被他扰乱的一池春水,早已翻腾不止无法回归平静。

我惊诧于自己的感觉,抬手摸了摸胸口,却只是更加真切地感受到自胸腔深处传来的震动与酸涩。

我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了,更加不明白王俊凯为何如此。

喜欢这个词,说出来的重量,一点儿也不轻。

他就这样不负责任地捅破我们之间相隔的最后一层纸,莽撞地闯入把我所有的后路与伪装全部击碎,让我的秘密仿佛暴露在青天白日之下一般无处遁形。

那大概是,深藏在心底,不知覆盖了多少尘埃的,隐晦心思。

在王俊凯说出那句话之前,我甚至已经成功做到催眠自己去对这份心思视而不见,然而此时此刻,一切都不一样了,所有的相安无事都成了自欺欺人。

你为什么要说出来。

我在心里悲哀地呢喃,仿佛面对面质问着那个正在我脑海中孤单徘徊的人。

然而更加无法启齿的,不是这些阴翳重重的压抑与焦虑,而是我在听到王俊凯的告白之后,在艰难却彻底地认知了这句话背后所代表的现实之后,从心底源源不断决堤而出的喜悦,几乎要将我灭顶般的暖流,冲垮了我全部的镇静。

世界上千千万万的人当中,王俊凯只喜欢我的这个事实,让我心如擂鼓,几乎颤抖到发烫发疼。

当我从公司休息室出来走进舞蹈室的时候,好像一切都不曾发生,热身聊天玩手机,他们每一个人都如以往般神情自然,恍惚间仿佛大梦一场,梦里对我说着喜欢的人,醒来只是面无表情地坐在墙边低头把玩手机。

我抿了抿唇,再开口又是元气满格般的嬉笑模样。

暗潮汹涌也就被掩盖在心照不宣的默然之中。


自那天以后,在与王俊凯的相处时间里,他的一切都会被无限放大在我面前。我从来不曾知道,他竟是这样用每一次碰触、每一次微笑、每一次凝视,甚至是每一次呼吸来喜欢着我。

那些曾经无比自然熟稔的接触,好像一瞬间都变得满载情愫。

王俊凯喜欢一个人的方式,就像无声无息地渗透进你生活中的每个角落和缝隙,让你的喜怒哀乐举手投足都沾染上他的气息,最后有关你的一切的一切,他统统了如指掌。

而你只会像陷身于他用宠溺与温柔织出的网中一样,再也离不开他。


而我多怕这样。

我害怕自己离不开他,只因畏惧他会选择将我舍弃的那一天到来的可能。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为什么要这么复杂。”

他在节目里曾经念过的这句对白,在他和我的现实中根本无法轻易立足,我要如何牵着同是男孩子的他的手,走在阳光下笑得灿烂。他要如何拥着同是男孩子的我的脊背,站在树荫下吻得深情。


别同我说与世抗争,在万众瞩目下,所有的孤注一掷都是悲剧的前奏。

我无法拿他作为未来的赌注。

我输不起,在有关他的事情上,我必要落棋不悔。


很长一段时间里,王俊凯再没有提及与那日告白相关的任何话题,仿佛那一天已经被我们双双默认从自己的生命中抽离,剩下的,依旧是两小无猜亲密无间的兄弟王俊凯与王源。

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前行。

直到有一日被一个吻悄悄打断。

那天下午我在公司训练舞蹈,王俊凯因为学校的一些事推迟了前来练习的时间,我便独自一人落入了老师的魔掌之中,在密集的注视下反反复复练习着动作繁琐的舞蹈。

好像是一年365天之中再寻常不过的一个周末午后,却因一个小小的举动掀起了惊涛骇浪,成为了我记忆中不得不深刻铭记的一天。

高强度的训练暂时告一段落之后,我瘫倒在舞蹈室的地板上,彻底失去了最后一丝力气。长时间紧绷的精神一经松弛,全身都脱力般酸软不已。

看我躺在地上虚弱得直哼哼的模样,老师笑着摇头念叨了两句,还没来得及休息,就被推门进来的小黄哥叫了出去。

只剩下我一个人的舞蹈室,空气中充斥的寂静迅速得到放大,而我的喘息声和心跳声就成了其中唯一鲜活的存在。

我闭上眼,任由被汗水湿透的T恤黏腻地贴在身上,只是一动不动地躺着。

时间的流逝好像也开始变得缓慢,一切都是空盈的,我枕着自己的呼吸声,不知不觉沉入了半深半浅的睡眠。

再次有了些微意识的时候,我感觉到近在咫尺的距离内,正有另一道呼吸与我的呼吸相互交织,在我的颊边打出暖暖的温度,竟越发滚烫。

浓厚的疲倦与模糊的意识让清醒来得无比迟缓,我在朦胧之中没有睁开眼睛,依旧漆黑无垠的世界里,感官开始被无限放大。

以至于唇上传来清晰无比的温热触感时,我几乎在一瞬间就反应过来,这是一个吻。

而吻我的人会是谁,无需睁眼我已足够了然。那熟悉的味道,多少年徘徊在我身边,我怎么可能忘得了。

心脏重重一顿,像是遭受了一次猛烈撞击,险些让我惊跳起身。

仅剩的理智叫我死死控制住四肢,竭尽全力维持一副浑然不觉的沉睡姿态。

而那个吻住我的唇,蜻蜓点水般的轻触过后,重又静静依靠过来。却始终都是小心翼翼地相贴,犹如不敢越雷池一步,生怕稍稍用力就将我惊扰。

我在伪装的无知中与这个吻亲密依偎,心间的悸动与酸涩同时作祟,糅合在一起散发着让我疼痛的温度。


几乎想要流泪。

明明心动不已,却是无动于衷。


那天我醒来之后一切照常,王俊凯好像在一夕之间练就了比我还要炉火纯青的演技,将一切暗处滋生的秘密悉数收敛涵盖,不留一丝痕迹。

我便也随着他去演,去伪装。

一边疲惫,一边笑逐颜开。


我开始躲他。

避开他伸过来想要揽上我脖颈的手臂,忽略他满含柔情笑着望过来的目光,远离他在伙伴们之间热烈讨论的话题。

在又一次碰触即将落于发顶的时候迅捷地转身扑向站在一旁的二宏,在他的手指就快勾上我的指尖的时候猛地抬起手拍上千玺的肩膀。

在结束训练后叫嚷着有急事匆忙离开,在空闲的时间找借口推拒他的外出邀约,在放学回家的时候尽可能快速地走过他的学校门口……

抓住一切机会与他保持安全距离——或者,稍远的距离。


我怕他再控制不住。

我怕我再无力隐藏。

我怕覆水难收。


想着就这样过去吧,危险的亲密导致情感的质变,那么就给彼此留出足够冷静的空间。

总有一天你会理解并习惯这一切风平浪静。

我依然是那个细腻贴心笑容满满偶尔犯二的阳光男孩王源,你也该是那个冷静自信懂事大气风范十足的师哥队长王俊凯。

我就是这么想的。

至于那些痛苦,忍忍吧,忍忍就过去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忍不过的痛,没有吃不下的苦。

一切都会好的。

终会雨过天晴。


然而王俊凯的变化却出乎了我的意料。

他必然感受到了我有意做出的疏远,可他明明并没有过于激烈的反抗与追问,他明明好像已经在沉默之中接受了我的选择,却再也不愿像以往那样好好地生活。

他不愿给我看他安然无恙的模样。

他在折磨自己。

他在惩罚我。


日复一日憔悴下去的样子使他看上去精神差到了极点,甚至引来了任姐他们的关注,可在严肃地询问之下,他也只是摆摆手拒绝回答,深深埋下头去的姿态显出无法掩盖的落寞与无助。

他的话变得少了,每每坐在热烈的氛围当中,身边是一片嬉闹欢笑,他也只是温和地微笑,甚至不去细看根本看不出他的笑意。

他的眼神变得晃动而无焦距,不再像往常那样如鹰般锋利而明亮,他总是看向一个不知名的方向,突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

他开始变得易躁易怒,无伤大雅的一点小问题都能叫他深恶痛绝般抱怨责怪喋喋不休,身边的人无一不被殃及,甚至可以从我们母亲之间的通话中得知,他在家里也变得异常暴躁与反叛,消极负面的情绪缠绕着他,让他无处可躲,只能受其摆布……

然而,然而。

他却不曾向我表示过一丝一毫的意见。就像我是被摒除在这些变化之外的存在,无权涉足他全部的痛苦与压抑,只能眼睁睁看着,再用自己狠心的执拗将彼此折磨。

我心疼着,痛苦着,却也不停自我折磨着。

不知道忍耐的极限在哪里。


直到他彻底爆发的那一天,我没有想到这份“喜欢”竟早已将他拖入了无法救赎的万丈深渊。


因为学校即将举办的校文化艺术节,身负亮眼特长的我当仁不让被推上表演舞台。

准备期间因为各种事务的沟通协调,我开始同学生会中负责的一个女孩走得近起来,在频频接触之下,作为承受着略多关注的人,莫名其妙传出绯闻好像也不是足以大惊小怪的状况。

我始终过得坦荡,因为知道那并非事实,便也无法叫我过于在意,虽然在同班同学都开始津津乐道这件绯闻当趣事的时候,让我有些困扰和厌烦。

年少时期的男孩最爱起哄调侃,没有谁可以轻易例外。

就像我和王俊凯,距离我们最近的TF家族的伙伴们,也总爱以时不时的调侃当作欢闹的笑料。

所以当倪子鱼在公司突然随口问起我关于那个女孩的事时,其他人在一瞬的噤声后转而蜂拥而上,一副要把我按倒在地严刑逼供的模样,见我受不了地挣扎反抗,又都挤去倪子鱼身边开始了刨根究底的追问。

我深深呼吸一口气,无奈地扶额。

原本觉得倪子鱼性格稳重冷静,不像是会讨论八卦的样子,却不想这些毫无节制的流言传得一久,连他也要耐不住好奇问上一句。


“因为我看你的确和那妹子走得挺近啊,除了谈文化节的事之外,也……”

我一句“拜托无稽之谈好吗”还未来得及出口,剧烈的摔门声就在身后重重砸响,一群人齐齐看过去,霎时间整个房间变得鸦雀无声。

“王俊凯怎么了……”

半晌,有人小声嘟囔了一句,其他人才稀稀拉拉地重新接起了话,又都像领悟了什么一样,连说话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刚刚热烈讨论的话题便也被悄无声息地掩盖。

我抿着嘴角,紧绷的神经叫我不知该如何神态自如地加入他们的对话。


我想出去看一看,看谁?我不想承认。

迫切而焦灼的情绪在头脑中燃烧,让我坐立不安。

可是我又不能迈出一步,不能推门而出,不能去寻找某个人的身影,然后抓住他的手腕,再开口说些什么。

我能说些什么?我想说些什么?我不该。


舞蹈训练开始之后王俊凯才回来,脸色铁青,重重阴霾甚至染上了整个舞蹈室的上空。

其他人都无比知趣地减少了闲聊的对话,彼此交换眼神做着无声的交流。

我面对落地镜自顾自进行着简单的热身,强迫自己的视线不朝某个人的方向偏移。


训练的休息间隙,我和二宏坐在落地窗前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其他人也蹦蹦跳跳甩着胳膊和腿轻声打闹着,只有王俊凯一个人远远坐在练习室门边的长椅上,双臂拄着自己的膝盖,弓着脊背低头看手机。

低垂的刘海遮挡了他的脸,远远地让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一边接着二宏的话,一边又不由自主地将视线投向他所在的方向。


“喂喂?王大源,你有没有听见我说话?”

“什么?”

“走神想什么呐!我说哪天有时间要不要组织大家去野游一次,好久没出去活动活动很无聊哎。”

“哦……”

“你——”他突然将脸挨近过来,近距离盯着我的眼睛,吓得我猛地向后一撤,却在听清他的话之后蓦然一僵:“难道真的恋爱了?在想人家妹子吗?嗯嗯嗯?你可以把她叫来一起玩啊~”


下意识的反驳还未脱出口,急于澄清的心情让我有些困窘,开口之前喉中先是一紧,目光还留在二宏身上,思绪已经不知跑到了谁那里。


“玩什么玩!成天想着玩,舞都不知道练成什么样儿!”

骤然响起的一声厉喝隔着一段距离从远处传来,却击碎了空气中所有的阻拦,清晰而猛烈得犹如近在耳畔炸裂开来。

舞蹈室归于了死一般的寂静。


我愣怔地望向刚刚高声怒喝的王俊凯,整个人被他话语间的冷嘲热讽冻结在原地,僵硬的大脑无法运转般停滞,只剩下那一句话在其中回旋。

他怒目圆睁,死死盯着我,所以这句话不是说给任何人听的,只是我,只是说给我听。

——他的矛头只是我。


而我无法做到平静地接受这一句责骂。

这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如此不留余地不给情面地当着大家的面直接批评我的舞蹈,而更让我受伤的是,他话语间藏不住的嘲讽。

这样不折不扣的责骂简直像羞辱。

原本就为乱七八糟的绯闻无处不在的闲言碎语和他的情绪低糜而心烦意乱的我,在这样一句话的刺伤中,彻底丧失了一切能够佯装无事的能力。

我在受惊吓后缩到我身边的二宏的注视下猛地站起身,径直走到落地镜面前站定,紧绷的身体小幅度地颤抖,脑海中的嗡鸣让我看不到其他人的眼光,胸腔内剧烈焚烧起的愤懑与羞恼已足够叫我眼角通红。

从紧咬的牙关中挤出一句话,已经耗尽了我最后的力量:“好,练!我接着练!练到你满意为止!”


从镜子里看到的我的样子真是愚蠢透了。


你看不到我的努力,我的不安,我的焦急,我的担忧与恐惧。

你看不到我咬着牙的坚持与日夜不休对于进步的渴望。

你听不到我舞蹈前痛苦地抽泣。

你听不到老师对我进步的肯定与鼓励。


你羞辱我的弱点。

你羞辱我的弱点。

你羞辱我的弱点。


不等他们有任何反应,我开始拼命跳起舞来,把刚刚练习过的舞步一次又一次地重复,动作激烈到超乎寻常,每一下都好像在肆意拉扯自己的肢体,毫不怜惜地折磨。

我想要发泄,要想证明,想要不顾一切地反击,想要他把那句话一字一字地收回。

更想要他温柔待我。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老师像是才从在我们之间难得一遇的冲突里受到的惊吓中回过神来,见状连忙上前试图阻止我自虐似的练习,这根本不能叫做练舞,只是一种超过身体负荷的自我折磨。

然而不等他开口,就有另一个人更为迅猛地上来一把抓住我挥舞中的手臂,牢牢地钳制在手中,随即拖着我跌跌撞撞地跟他出了舞蹈室的大门。

我还携带着粗重的喘息声,脚步拌着脚步,剧烈动作过的双腿一阵酸疼,只能勉强跟上他的步伐,手臂也被他毫不留情的力道掐得生疼。

推开休息室的大门后见到空无一人的房间,我霎时有了退缩的想法,却碍于手臂上的桎梏,只得踉跄地被他拽进房间内反身利落地锁上了门。

几番尝试下终于甩脱手臂上的束缚之后,我低头按揉着被捏出红痕的手臂,紧抿着唇不发一语。

王俊凯站在与我相距两步远的地方,像是在试图平复自己的情绪一般,同样沉默不语。


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我只想快点离开这个让人窒息的空间。


所以我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就想要去打开休息室的门离开,却在伸手的瞬间重又被捏住肩膀用力扳回了身,脊背砸在墙上的时候,那冲击让我的肩胛骨痛得要命。

我紧皱起眉,闭了闭眼试图缓和疼痛,再睁开眼瞪向他的时候,却被他的模样震惊,彻底愣怔在原地,动弹不得。

王俊凯望着我,眼底赤红,明明依然是那个他,可我觉得那双桃花眼已经失了全部的神采,其间近乎绝望的颓然让人心底发慌。

不知何时他的脸色变得那么苍白灰败,唇色也是一片几近透明的惨淡,比他以往任何一次低血糖犯病时都要严重。

那双唇颤了颤,像是有很多话想要倾诉,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他全部的神采奕奕,好像一瞬之间全部凋谢了。


我终于超出自己的预想,看到了他几近崩溃的模样。

那是我从未见过的,丧失全部冷静和理智的王俊凯。


他把全部的声嘶力竭都容纳在狭窄闭塞的暗哑嗓音之中,一句又一句颤抖着,从喉咙口夹杂无助的哽咽中拉扯出来,一一扔给我,像是在诘问,我为何要把他逼到如今这一境地。


“我以为我对你足够好,足够宠你,占据你生活的大多数时间,你就只能看到我了。”

“你怎么会喜欢上别人的?”

“你为什么会喜欢上别人?”


他用手揪扯自己的头发,颓然下塌的肩背落魄不已,好像被抽走了足以支撑自己的全部筋骨,只剩一个空壳在原地怀抱仅剩的自尊脆弱地站立着。

话语中的悲楚与不悟像是滴着血的玫瑰,又鲜活又刺骨。

我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他这副狼狈不堪的模样给了我太大的冲击,让我在难以置信与心痛难忍中挣扎往复,不得安宁。


好想抱抱他。

他看上去快要哭了。


在爱着的人都是这样,捕风捉影,任何风吹草动都足以让他们草木皆兵。

以至于一句流言也能惊起千丈波涛,洞穿一颗本就不够坚强的心脏。


长久以来,他不开口,我便默认一切煎熬都可待某日解脱。

好像只要他不把自己的痛楚赤裸裸地暴露在我面前,我就可以做到面不改色地欺骗自己他并没有那么痛苦。

可是他的痛苦我明明都看在眼里。

我都看到了,看到了呀。


所以到头来,狠心的是我,混蛋的是我,无情的是我。

胆小而懦弱的我,瞻前顾后举步不前的我。


我抬起手,被泪水模糊的视线让我看不清站在眼前的他,看不清他脸上泛滥开来的心酸与懊恼,求不得的焦虑与被刺伤的痛楚。

可我知道自己现在只想碰碰他,感受一下他的体温,好让我知道,他还在,还在我身边。

指尖接触到他颊边的皮肤时,触手一片湿漉,我才惊觉,王俊凯真的哭了。

霎时的惊慌失措让我顾不上自己心口的疼痛,只能上前一步靠近他,抬手胡乱擦拭他脸上流淌的泪水,却总是有新的泪珠接二连三地滚落,砸在我的手背上,一颗颗灼得生疼。

我用力眨了眨眼,同样的湿润便也滑过脸颊,径直淌至嘴角。

然后我们同时尝到了彼此的眼泪,那是苦的,咸的,饱含一切爱而不得爱而不敢的心酸悲苦。


胶着的双唇辗转厮磨,像是跋涉了千里才寻得想要托付终生的那个人,无比的契合让人心旌摇曳。

王俊凯的吻让我深切地体会到,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疯狂而不计后果地吻一个人,也是第一次孤注一掷抛下自我地爱一个人,即使这个人让他深刻地品尝了爱情的酸苦,唯独不曾有过甜。

我不知道,不知道自己是否曾带给过他甜蜜。


从一开始,我的伪装无知也许早已叫他踌躇不安,而知晓一切后的沉默不言怕也并非是与他心照不宣地达成一致,只是在用另一种更自以为是的方式继续对他的折磨,直到如今用无数种爱情的可能却唯独不会有他的现实来将他逼入死巷。


终于看到他堆积已久的情绪彻底崩塌,我是不是该满意了。

让他痛苦,我好痛苦。


心中紧绷的最后一根弦经不住剧烈的拉扯,终于彻底崩断。

我抬起手臂猛地圈住王俊凯的脖颈,身体紧紧迎上去贴近他的胸膛,紧密依偎的姿态也不足以将我解救,我只想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好让我弥补以往亏欠他的一切亲密。

唇舌交缠的感觉让神经末梢的刺激犹如朵朵绽放的烟花,我努力回应着被他钻入唇齿间翻搅舔舐的舌尖,用所有能表现的积极安抚他的落寞难过。

不知何时禁锢在腰间和脑后的手掌用的力道如此之大,让我在紧到窒息的拥抱和亲吻中忍不住深深沉沦。


他大概是欣慰的吧。

是这样吧。


我希望你能明白。

我所有难言却再难掩的情意。


“王俊凯,我喜欢你……我爱你。”

“只有你,只爱你。”

“怎么会喜欢别人?”


我贴着他的唇瓣哽咽出声,睁开眼便跌进他深邃如一汪潭水般的双眸中,再无挣脱之日。

狭长的桃花眼,此时水光潋滟,盛着阵阵余痛的同时却已然遮挡不住渐渐爬上的惊与喜。

他就像迟迟不敢轻信一般,小心地咬着我的唇瓣,用舌尖一点点描绘唇形。

这样的王俊凯,让人心里暖到发酸。


被他喜欢,被他爱,还不足够吗。

何苦再介怀其他。



年少时总爱心血来潮。

突然想画一幅画,突然想唱一首歌,突然想跑一段路。


……突然想爱一个人。


那么,就去爱吧。


因为还年少,所以一切轻狂都值得被原谅。



毕竟作茧自缚的爱情,望不见花开。

瞻前顾后的人生,走不上归路。







>>>



不知道自己在写啥,脑洞开得太放肆눈_눈

阿好心塞_(:3」∠)_

你们看得不爽就打我吧

反正也打不着~


p.s.妈蛋lof用手机发文竟然还限字数=-=
上一发丢了个尾巴好丧病



  61
评论
热度(61)
  1. 王不直人类造物学家 转载了此文字

© 王不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