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架空】无光 No Light(四)

alnde:

                                                                               

                                                                                上章点我←


1.

事实上王俊凯从有记忆起到现在,好像一共只见过那个他应该喊父亲的男人三次。

十几年里加起来相处时间不超过几小时,这样的人本应该在他生活里毫无存在感。但事实是,活到至今,他应该一刻也没有逃出过他的阴影。

谁叫这是个如此畸形的家庭。


记得第一次他刚好五岁。抱着棕色泰迪躲在楼梯间看那个陌生男人离开,他才怯生生跑到早就瘫软在地上,妆容全部哭花的母亲面前,下意识伸出手想安慰她别哭了。

然后下一秒就被突然止住哭泣愣愣看自己的母亲用力推倒在地。

地毯很软,他却猛地哇哇大哭。

五岁的孩子已经能够辨别眼神的善恶意。他看到母亲的眼睛,里面有他那时还不知道原来叫厌恶的东西。

第二次在他快满十四岁的晚夏。那个时候他已经习惯母亲对他的喜怒无常。毫无缘由地被骂被打之后母亲总会抱着他哭,不停道歉胡乱说一些破碎言语,他也能平静说不疼所以没关系。家族式的严苛教育让王俊凯心智成熟得比同龄人早很多,无意中听到佣人间关于他和他父亲长相的风言风语,他拿上男人的照片对着镜子比照自己的脸,愣了几秒后把相框摔了出去。

终于恍然大悟。原来答案这么简单这么好笑。就因为眉目相似,他代替男人承受了母亲的所有愤怒怨恨。而母亲就在这种混乱和愧疚里饱受几倍痛苦,抑郁症严重到需要不定期住院治疗的地步。

所有所有,都是因为这个男人。

于是当那个所谓的父亲时隔九年再次站在客厅中央依然骄傲得像王时,他攥紧拳头冲出去又准又狠地朝他脸上舞了下去。佣人惊呼,几秒后才反应过来一拥而上拉下了自己。王俊凯没有挣扎,只是倔强地昂着头看清楚男人脸颊红肿,嘴角破掉一脸狼狈。然后他开心地笑了,就像从未那样满足过。

后来?

后来王俊凯被锁在卧室三天滴水不进,没死。

最近的一次很神奇地只过了三年。傍晚时分佣人全部聚集在偌大客厅待命,母亲穿着准备了好久的华装站在最前面等待,脸上的精致妆容让那张幸福到极点的脸锦上添花,看不出一点平日里憔悴恍惚,优雅美极。灯光璀璨的大屋里,窒息般的寂静下压抑着狂喜。王俊凯没有换上早就送到卧室的正装,依然一身t恤牛仔下楼,插着口袋在母亲恼羞成怒的眼神下穿过大厅走到后花园的漂亮白色门廊里。

他还记得那天花园里拉斯维加斯的落日染红了整个天空,渐变层叠的色彩像中世纪油画浓厚又漂亮。偷了车钥匙一路开车到加州,他在某个破败的加油站停下休息,用身上仅剩的五美元买了盒烟。抽出一根点燃深吸第一口,陌生的浓烈雾气呛得他头疼,肺部被轻微灼烧带来剧烈咳嗽,他抹了抹脸,继续吸尽。

烟头明灭不定,灰烬里闪耀着细碎火花,王俊凯盯着看,直到视线都糊掉。


“小凯,你想想啊,上次你爸回家隔了三年,这次居然只一年就说要回来,是不是表示他越来越在乎我和你,还有这个家了?”

“太好了幸好我一直有在练习他喜欢吃的法国菜,这几天要叫人赶紧准备新鲜食材才行。”

“小凯,妈妈看着有没有皱纹啊,明天再去一趟美容院你觉得怎么样。”

妇人整个人都被点亮了,笑容不停。就像文艺汇演前夜的小女孩,紧张又开心到不行。

而王俊凯从始至终沉默着,侧头看窗外快速倒退的街景。玻璃很厚,隔音挡光效果很棒,以至于像在看默片的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快要被困死在这狭小可怖的空间里。

今天的c市,依然是恍若从未放晴过的阴天,光线把视野所及全部染成了压抑灰色。



2.

“王俊凯,你起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数学课上,戴啤酒瓶底的古怪单身女老师已经不爽那个坐在最后一排从上课到现在就没抬头看黑板一次的高个儿男生很久了,刚好碰到一道拓展题,她咳着嗓子抬抬眼镜,点了他。

语音刚落,全班同学齐刷刷盯向那个此时正埋头不知在想啥的男同学。

“诶诶,叫你呐!”

王源在旁边看王俊凯半天还没反应有点着急,压低声音用力碰了碰他手肘。

王俊凯才回神,抬头就感受到全班聚集在他身上的视线包括站在讲台上盯着自己的老师,瞬间掌握情况。不紧不慢撑着桌子站起身,也没看黑板上的题目一眼。

“不好意思,我不会。”

王俊凯眼神坦然,说完话后有余的样子好像反倒在等老师接下来的反应。

也是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淡定,一个出其不意,老师就愣在原地。视线来回,她莫名觉得自己矮了大半截。

“那...那以后请好好听课王俊凯同学,坐...坐下吧。”

半响,她才结结巴巴开口。

卧槽这!男神就是男神啊妈哒。

看王俊凯安然无恙坐下继续倒头就睡明目张胆不甩讲台,全班OS大爆发。

当然除了,一个人。


王源一周之前就觉得王俊凯不对劲了。

说来他按时上学放学,作业也从不拖,旁人看起来再正常不过。但他就是觉得哪儿不一样了。

比如,午饭便当明明越来越丰盛,甚至他看着都觉得咋舌的奢侈程度,王俊凯却越吃越少,有时候只打开看一眼就重新盖上收回去不再动了。再比如,发呆次数明显增多,想找他借个钢笔就看见他手里握着笔也不动,就失神地沉默趴桌子上不知道想什么。

但除开这些其实王源察觉到的最大不同,是王俊凯本就不多的话变得更加少得可怜的同时,不开自己玩笑了。

写错数学题不会被他嘲笑“你怎么这么傻啊”,背不起单词他也不会悠悠凑过来随口拽几句英文,连写作业时不小心碰到他手臂害得他写错,他也没有转过脸屌屌看自己一眼,就只是顿了顿然后埋头继续。

所以到底发生什么了?

他挺想问下王俊凯的,毕竟也快半个月同桌了。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买卖不成仁义在嘛。但王俊凯总是一副谁都别靠近我,谁都别管我,i'm just fine的样子,冰渣乱喷戳死人。他要凑上脸去问指不定被几个白眼砸死。

算了怕怕哒。

王源想,碰上王俊凯的事,还是别手长比较好。瞧眼他又埋下去只见后脑勺的脑袋,王源动动身子坐正,继续看回啤酒瓶底眼镜。

嗯保持距离。



3.

凌晨一点。

这条喧闹至极的酒吧街终于安静下来,周围酒店宾馆渐渐竖起了店满牌子,只剩几个醉汉瘫坐在昏暗的路边角落,不省人事。

位于街最里的【Bunch】荧绿色灯牌闪烁几下灭了,大门关上,店内开始最后的清扫。

“今天辛苦啦~”

“陈哥我走咯!”

“恩,好好看路注意安全。”

“yes sir!”

俏皮地两指并拢靠上额角一挥,王源站直身子对吧台后正清账的陈哥笑着拜拜,然后背上双肩包推开酒吧后门。

刚探头就被迎面灌来的冷风刺得一颤,街道上酒精味还未完全散去,他紧紧衣领,脚步加快往家里赶。


王源在这家酒吧驻唱,从十六岁开始。

还记得当时顺着这条街一家一家酒吧找下来被拒绝了不知道多少次,就因为一脸撒谎也完全掩盖不了的学生气。最后王源差不多是半放弃状态走进这家安静坐在街尾的酒吧,没成想老板居然看了他几眼,就直接让他站上台拿话筒唱几句。

然后,然后他就被录用了,一直干到现在。

老板陈哥二十过半,中等个子白白瘦瘦的,戴副眼镜看起来斯文得很怎么都不像酒吧老板。人很好,处处照顾他。从未提过年龄问题,还尽量缩短自己上班时间,总让他把店里做剩的点心带回家当宵夜。

王源很感激。也曾悄悄想过如果自己有家人,有这样的一个大哥哥,该多幸福。


当然如果他,也有家人的话。


今天星星很多啊,一簇又一簇细微闪耀着,弱小又尖锐。

王源脚步放慢,仰头看凌晨的天。才想起今天好像立冬。老天爷一下子就把空调的温度调节阀拉到最低似的,冷到想起秋天竟觉得是上个世纪的事了。

风刮得脸生疼,他突然很想在这个家前面的社区公园歇脚,什么都不想单纯坐会儿。

随意找了张空荡长椅,王源把外衣拉链拉到脖子顶,整个人缩成一团在昏暗路灯下发呆。

因为家里没有人等,所以他坐多久也无所谓。

他没事,也没人让他有事。就好像只是突发奇想,想试试这个冬天到底冷到什么程度。

四周寂静里,他听到胸膛被风吹,发出空荡荡的些微声响。


等到觉得双腿快被冻得发麻,身子够冷,王源才重新站起身提上装着点心的袋子准备回家。

咦?

拿好袋子直起腰,眼角却不经意瞄到不远处的另一张长椅上也有一个蜷缩身影。明明只一眼而已,王源却觉得出奇熟悉。

犹豫了阵子,他抬脚朝那个身影慢慢走过去。

距离渐渐拉近,昏黄的灯光晕染效果减弱,他眯眼看到那人低着头,整张脸都差不多埋在衣服里。

“....王...王俊凯?”

只剩几步时,王源站住,试探地轻声开口。他一边觉得自己疯了,大少爷王俊凯怎么可能这个点在公园cos流浪汉,一边又固执觉得这个根本看不清脸的人,就是王俊凯没错。

那个人微微动了动,王源等着。

安静了几秒,他才抬头。


“你怎么会在这儿。”

“你怎么会在这儿!”


两人同时开口,一个声音沙哑,一个满是惊讶。


天空被城市灯光染成怪异的颜色,整个世界都好像吵吵闹闹,永远静不下来。而星星们低头穿透浅淡云层看到了一个又偏又小毫不起眼的公园,一盏锈坏的暗色路灯下人影缱绻。

此时风弱暂停,正放任温柔缓缓溢开,暖和又干净。



4.

王源走在王俊凯前面,低头闷声不作响地快步爬楼梯。

颇显年代感的狭窄楼道里声控灯集体退休,凌晨时分整栋楼陷在黑暗和寂静里。王源仗着几年来每天上上下下这五楼的底气,没用手机照光...好吧是他手机刚好没电,又急着赶回家...好吧是他觉得太尴尬,凭着感觉一路蹬蹬蹬上了三楼。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家?”

身后一直默默跟着的王俊凯在黑黢黢的楼道里问。

“我一个人住,没事。”

王源气喘吁吁地又爬上一楼。

“你是爱好就是东答西问,还是理解能力太不足都听不懂别人问题的?”

“....打工。”

“打什么工这个时候。”

“你管太多了吧,【同桌】!是谁说不管私事的哦。”

“这叫私事?学校明文规定不能私自在外打工兼职。”

王源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翻了个巨不明显的白眼。

“哪叫我没轿车整天接送那个命,生活费自己挣不打工你让我喝风?”

“自己挣?”

王俊凯疑惑。

“....没爹没娘free man啊。”

王源还是那样没个正调,轻轻松松像在说别人的事。

王俊凯却脚步停顿,沉默不说话了。

于是空气里又只剩下俩人轻微起伏的喘气声。


王源一直没停,其实整个人早就乱成汤圆糊状。直到现在这一刻他也想不清自己当时到底是脑抽成什么样,才会开口问王俊凯要不要跟他回家,暖和下身子喝杯咖啡啥的。

他原来是有...捡人的习惯吗?

王源皱眉。

嗯他一定是怕他冻死在他家外面,警察叔叔查啊查啊顺理成章查到自己头上,然后治自己一个见死不救罪,然后自己美好的青春就悲惨地在铁窗里度过...

“诶!...”

显然胡思乱想占用了大脑太多内存,王源一个分神被台阶绊到脚步趔趄,整个人眼看就失去重心往前倒下去。

他只来得及惊叫。

但下一秒手臂就被身后牢牢撑住,王源晃了晃神,赶紧往后移了一下步子调整重心稳回身子。

胸口起伏,王源呆在原地被吓得不轻。

“我走前面吧,你指路就行了。”

王俊凯确认他站稳没事才松手,掏出手机打开强光,边说边挤过王源身边站上前面两级台阶。手机的灯光在这黑暗里很亮,王俊凯手自然垂下,再放在身侧往后一些,就刚好照亮王源跟前。

“走吧。”

“...嗯。”


小插曲过后两人走慢许多,等到终于站在家门口,王源正摸出钥匙准备开门,一拍脑袋又突然想到什么。捏着钥匙转身对王俊凯恶狠狠警告,“等会儿不准嫌弃我屋子!嫌弃我就重新扔你出去冷成狗!”

能恐怖到什么地步?鬼屋?王俊凯略无言。

王源看他没反应,眼睛又瞪圆了一些。

王俊凯嘴角抽动,不情不愿颔了下首。

王源见状,才嘴角翘起满意放行。


但当大门打开屋子真正完全展现在王俊凯眼前时,他第一反应原来真的比鬼屋还可怕。

简单一居室沙发地毯茶几甚至电视机上都随处散着各色衣物,王俊凯粗略扫了一眼,就已经看到三条相同款式但不同颜色的内裤和几只看不出是洗过还是没洗过的皱巴巴袜子以花样娇俏姿态散落各处。

换上拖鞋尝试往沙发走了几步,又差点踢到一坨靠着沙发脚已经不知多久内容不明的食品袋。低头看因为被踢掉出来的几片蜷缩橘子皮和脏兮兮的薯片碎片,王俊凯终于忍不住深呼吸握紧拳头努力克制脸上出现太过明显的嫌恶表情,觉得自己好像....快爆发了。

这是人住的地方?!


王源在进门之前还装的硬气得紧,结果一开门看见自家盛况又偷偷瞧眼王俊凯表情,心虚也就分分钟的事。

讪讪冲到沙发边快手扫走一堆内外衣,他拍拍好不容易空出来的一块地儿,笑眯眯地叫王俊凯坐。

王俊凯顿了好久,才犹犹豫豫坐了下去。

“咖啡还是茶?”

“热水就好,谢谢。”

王源点头,起身往厨房走。经过空调时他纠结了一下,还是拿起遥控板装上电池开了暖气。

毕竟贵宾,不能太寒酸小气了不是。


纯白马克杯身被滚烫开水暖热,王俊凯双手握着杯子喝了几小口,热水下腹,身体终于暖和起来。

屋内温度渐渐升高,他脱去外套,神经不由自主放松。歪歪脑袋看另一边沙发的王源,正撞上他慌忙逃走的视线。

“你干嘛不问我为什么这么晚还在外面?”

王俊凯心下了然,低头指尖轻轻敲杯沿,懒洋洋问。但没等王源回答,他又立即轻笑出声。

“啊..我忘了你撞见过一次我被赶出来。”

侧脸看到王源一脸窘迫看着自己,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样子,觉得有点可爱。

“不过这次不是我被赶出来,是我自己出来的。”

“嗯?”

“因为想吹风。”

“.....”

“今天不是立冬吗。”

王俊凯边说对王源举举杯子,好像在庆祝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

王源一直看着他,隔了会儿也举起杯子。

两人视线交汇,仰头灌下一口微烫的热水,安静无言。


“睡...睡觉吗?”

对话之后,两人握着杯子开始大眼看小眼。王源觉得氛围好像开始奇怪,手足无措只好努力找事做试图化解尴尬。想开电视又怕现在已经凌晨两点没什么节目,聊天?呵呵他就不该想这个。

那就,只剩,睡觉,了吧。

也不知道三个字而已他为何结巴,反正王源憋出来脸早烫die。一定是暖气温度开高了!一定是!

“好啊。”

王俊凯听完直接放下杯子站起,一脸平静。

“睡哪儿。”

恩。这真的是个很正常,也很,关键的问题。



5.

在其他人身上闻到本属于自己的味道,真的是一种很神奇的感觉。

王源没脸也不敢让王俊凯睡那张如同战场的沙发,两人草草洗漱过后,自然而然的,现在正共同躺在他那张单人床上。

多拿了一床被子出来给王俊凯盖,王源卷着自己那床棉被拼命贴墙,生怕挤到王俊凯。

同样味道的牙膏,同样味道的香皂,王源竟恍惚觉得身边躺了另外一个自己。感觉微妙又莫名安心。

卧室内并未全黑,半明半暗里他眨眼看到窗外路灯透进来的微光,洒在天花板上薄薄一层,温柔极了。

寂静里,身边人在隔着一掌的距离平稳呼吸,王源不知不觉间被拉去注意力,然后听着听着心脏突然就不受控制跳得厉害。他吓得又拉高几分被子,直盖住半张脸。

咚咚,咚咚。

王源紧闭上眼,心跳声却越发擂人。

这他妈...是怎么回事?

十八年来第一次和其他人一起睡,不习惯成这样?王源暗骂了一句没出息,打算不理轻轻翻个身准备努把力入睡。


“你喜欢弹钢琴?”

结果以为已经睡着的王俊凯蓦地开口,没头没脑来了一句。

“.....你是怎么知道的?”

王源被问得一愣,翻回身转头看王俊凯在黑暗里的隐约侧脸。

“我看到你在桌上刻的琴键了。”

摸着还很光滑,一定是被摩挲了很多很多遍。

“.....”

王源才想起自己曾经是刻过这样的一个东西。上了初中有琴可练后就没再那样练过,久而久之,他居然忘了。

扯起一个线头,毛球就会越滚越大。

他一下子想起了很多事。


他第一次摸到钢琴时,刚好四岁生日。

养父母带他到游乐园玩,路上有一家冰淇淋店。他站在柜台前乖乖等待香草口味的甜筒时,第一次听到琴声。他还记得弹的是他刚在幼稚园学会的一首儿歌,所以他当时跟着旋律就不自主哼起来了。

拿到甜筒他舔了两口,甜度刚刚好。满足地跟在养父母身旁继续往前走,走过冰淇淋店才发现隔壁换了店家,红彤彤的绸子上写着他还不认得的字。宽敞透亮的橱窗边有人坐在钢琴前随意弹奏。

王源听得着迷,停了脚步就往店里跑。右手还举着甜筒,左手就悄悄摸了那个黑色琴身。

也不记得当时站了多久,反正后来冰淇淋都化到手上,甜腻又黏糊糊的。被带去洗手时,养父母问他是不是喜欢钢琴,他使劲点头,用力仰起脖子看他们,生怕他们看不见自己太喜欢想要的表情。然后他记得养父母笑得开心,轻轻摸摸他的头,说好等你长大我们就给你买一架只属于你的钢琴。

那天以后,他每天想着的都是快快长大,长大就有钢琴了。结果没到一年,这个家庭就迎来了新生儿。而他才学会看眼色如何不被赶出门,就被退回了孤儿院。

后来王源懂了一个道理。这世上没有什么是真正属于谁的。就像他不属于那个家庭,钢琴好像也注定不属于他。

但人都是这样,想是一回事,事实上追求永远无法停。而他大概觉得钢琴在他最幸福的时候出现,得到它,会不会又开始幸福呢?

于是读初中后王源跑到学校附近的一家乐器行求了老板很久终于如愿留下打工,工资就用每天可以自如使用店内的钢琴来抵。

然后高中谎报了年龄开始在酒吧驻唱。同时打几份工也是为了能更快攒够钱,拥有一架他从四岁开始就朝思暮想的钢琴。


而到今天,他依然一个人,依然差得远。


王源突然很庆幸现在是晚上。还好黑暗作强大保护伞,他此刻的所有沮丧丢脸居然不至于让他难堪至死。

因为买不起一架真正的钢琴,所以他在书桌上刻了所有琴键。无数次把手指放上去,他在心里谱乐弹奏,从A调到C调。

很多曲子就这样被练习了一遍又一遍,年年月月过去,木刻的尖锐边缘也被温润指尖抚平。

但现在看来好像他从来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明明很累了却还是不想放弃,原来努力这么久属于他的却还是只有桌上的琴键。王俊凯若无其事地说出来,就像密封严实的包装袋被偶然划破一个口子,世界在泄气然后迅速坍塌。

原来那里面藏了那么多悲伤的心事。

而他才看清自己是如何卑微和畏缩,满面尘土,疲惫不堪的样子。


“嗯。我很喜欢。”

王源沉默很久,终于开口回答。

“弹的怎么样?”

“.....”

“嗯?”

“不会。”


我和你啊,都有灰扑扑的往事。

吹起怕眯眼,不吹又怕厚得完全抹掉原来的样子。于是犹豫里就那样任灰尘一层又一层积着积着,然后我们自己都开始看不清。

到最后,伤痛都变得疏离,偶尔想起来甚至会怀疑已经不属于自己。

而你出现就好像一阵风。还来不及反应就已吹散所有粗砂洗尘,褪出从来不曾被其他人看过,甚至于我都忘了要去看清楚的,我。

伤口互相暴露,我们从负开始,更加深刻。




        TBC    

复更 ^^




  30
评论
热度(30)
  1. 王不直alnde 转载了此文字

© 王不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