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源‖架空】无光 No Light(二)

alnde:

                                                                                上章点我 ε= 



“You can chose what stays and what fades away

    And I'd do anything to make you stay ”


去或留都在乎你的主张

而我愿倾尽一切让你驻足



Chapter 2


1.


王源现在很想和那个提出在情书上洒香水这个绝世idea的同志谈谈人生。

嗯提着刀。


开学三天,他的一半课桌已经塞爆各色情书和巧克力。而面前三个支支吾吾挤在一块半天不动作却又完美堵死王源去路的妹子显然也是好心前来扩容他桌洞丰富其内容的。

“王源同学...可以麻烦你帮我们把这封信转交给karry吗?”

为首的一个女孩子好像终于鼓起了勇气,红着脸喏喏举起一直捏在手里的那个粉红色信封。

王源盯了这个正散发茉莉香水味的信封几秒,又瞥到女生微微颤抖明确透露出她紧张与期待的手,抿抿嘴抬手接下了。

“谢谢!谢谢王同学!”女生高兴得似乎快飞起,不停点头说谢谢。后面两个女生见王源答应飞快奔上前笑着抱住她,三个人搂在一块儿激动庆祝的样子还让人以为她已经告白成功了。

可是她只是单单把情书交给了表白对象的同桌而已。

并且好死不死的,这个[同桌]离所有青葱校园歌词里写的那种[同桌]差得不是一点半点。之间的距离大概有我是王源同学,而你是男神karry。

也是传奇,明明俩人在学校里基本零交流,自己也坐实了[karry男神唯一的好朋友]这个很快传遍隔壁校最后连保洁阿姨都能眼神领会的超大名头。好了现在平均每天被堵三次,收情书收到一个爽字。

但其实最让王源无言的是,做了十七年的王同学,终于被妹子完整清晰且正确地叫出王源二字居然是因为他。

想到这儿也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高兴,王源长叹一口气,耷拉着脑袋开始慢吞吞往教室挪。

经过刘志宏这个二货身边,少不了又因为身上一股香水味被揶揄几眼。王源毫不示弱狠狠瞪回去,捂紧口袋缩着脖子快步窜回了座位。

而罪魁祸首王俊凯依旧埋头刷刷誊写数学笔记。

王源默默恨了他一眼,才侧着身子用余光确认他依然埋头没注意这边,然后迅速掏出信封塞进桌洞。

完成这一连串动作后王源赶紧挺直身板目视前方一脸正气,接着伸手就打算摸出下节课要用的语文课本。

“啪。”

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王俊凯听见声音停下笔打算看是什么,就瞧见王源一脸惊慌地捡起一个淡蓝色的薄薄物件大力塞进了课桌。

而他那双圆圆滚滚的眼睛正瞪着自己,好像被撞破了什么天大的秘密。

你来我去地对视了一秒钟,然后王俊凯面不改色再次转回身继续低头看书刷题。

看样子...他应该可能大概或许什么都没看到吧?王源捂着心口忍不住贼戳戳暗想。又等了一会儿,看他确实没什么其他反应,王源长吁一口气,紧绷的神经才完全放松下来。

那可是他写了好久的告白信,暗恋子淇这么久终于敢提起笔,绝对不能被其他任何人看到。也就是因为这个,明明他无法把那些女生的告白信直接交给王俊凯却还是不忍拒绝,毕竟他实实在在的理解她们的心情。

啊...好烦躁。

王源索性撑起下巴望向窗外的梧桐树开始神游,一手呼啦呼啦漫无目的地有一下没一下刮起书本侧页。

“喂。”

单字吐露出主人的不耐烦,王源被打得一激灵。

“安静点行不。”

被这么一提醒王源才意识到现在正是自习时间,教室里只有轻轻的翻书声和偶尔嗡嗡讨论。倏地停下手上动作,王源抓抓头发有点不好意思看王俊凯。

“还有我说....“

“嗯?“

“你是倒了一整瓶香水在课桌里吗?”

王俊凯慢悠悠转着笔,眼神突然满是戏谑。



2.


作为一个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还有一条大江穿城而过的城市,可想而知,C市几乎一年四季大部分都在水里泡着。

但57天中有41天都在下雨,即使是C市,也完全够格被归类为[鬼天气]。


三天前的星期一也是湿漉漉的。

阴沉了一整天,最后在放学时刻突然下起倾盆大雨。

王源从王俊凯上午坐到他身边的那一刻起开始尴尬,一直持续到下午放学铃声响起。而每次不自觉偷偷瞟过去的视线里,王俊凯都一脸安然,整个人自若到王源禁不住开始怀疑那个早晨的所见很可能只是因为自己没睡醒或者眼睛被冻坏了。

从惶恐到尴尬到无措到怀疑,王源最后终于欢喜迎来悦耳异常的放课铃声。可是正快手快脚地收拾书包时,窗外轰隆一声暴雷,这场大雨瞬间抛下,不期而至。

“啊......”

教室里应声爆发出阵阵抱怨。瞧这雨的架势,长期生活在C市的人都清楚,不仅一时半会儿雨停不了,打伞也只能单单保护脑袋不被淋湿,出门几分钟就会裤子湿透踩一鞋的水。

更重要的是,现在是冬天。

本就湿冷,如果淋透再被风一吹,那下场基本就是躺在床上烧个几天了。

看到周围同学纷纷哀声连天掏出书包里备用的雨伞,王源心下一跳,突然想起今天出门太急好像忘记带伞。

急忙拉出书包里里外外摸了一遍,果不其然。又歪歪头看到刘志宏早就人走座空,心里暗骂他大概又脚蹬风火轮溜去隔壁学校接妹子不讲兄弟义气,却泄气想起自己才是那个每天带伞还常常借伞给他的人。

回家除去坐地铁,步行怎么也得二十分钟,这样回家感冒无疑啊。

又刚好王源在这世上最讨厌的事情就是生病。

窗外校门口已经渐渐聚集起一把把漂亮的带有不同颜色花样的伞,在灰灰的暗色雨帘里格外鲜艳特别特别好看。王源想着每把伞下面应该都是一个着急跑来接孩子回家的父母,这样的大雨,淋到雨然后生病的孩子肯定会让父母心疼。

而这大概就是他讨厌生病的原因。

受够了一个人埋在被窝里默默安慰自己吃了药病就会很快好起来,受够了一个人独自挂号看医吊水,彻夜躺在病床上安静看往来忙碌仿佛不会停留一步的人们。

身体感觉到脆弱的话,什么负面情绪都会找上门来。

比如,每次生病都让他想起自己还是个孤儿。

比如,在这个日照极度不足的城市里,他大概永远都是一个人。

王源讨厌自怨自艾,但是下雨天总让人没力气控制泛滥情绪,特别是此刻没带伞很快就要淋雨湿透回家的自己。


“喂。”

“要一起走吗。”


两句话,一共六个字。

王源后来记了很久很久很久,比记那33篇要默写考试的古诗文还要用力。

他抬起头看到王俊凯还是那副没有一丝多余表情的脸,语气轻轻,却有种这个年纪的少年特有的直来直去的霸道,耿直得让人想不出拒绝。

教室里的暖气好像也是开太足,王源竟觉得眼眶微热。

王俊凯应该永远都不会懂对一个从小孤单到大的人来说,[一起]这两个字有多重要吧。

所以虽然他很想对这个拽到不行的王俊凯说“喂你,我不叫喂,我叫王源“,但不用淋着回家,不用感冒生病,那还是勉为其难地,一起走好了。


“嗯。”



3.


王俊凯右手撑着伞,王源站在伞的右半边。

两人隔着一个伞柄的距离,默默无言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步调悄无声息契合至极。

因为大雨,街道两旁的商店基本都已经关门歇业。行人寥寥,偶尔匆匆而过的脸上满是愁容。梧桐叶被打得七零八落,淡色叶子不成形地贴在柏油路上,又或浅浅浮在水洼上轻轻打旋儿招摇。

雨水把街道冲刷得异常洁净,一口气洗去所有蒙尘般颜色艳异,有种现代工艺画整洁又凛历的美感。

厚实树干是油彩状的斑驳图案,枝桠在沉默而温柔地伸展。

外面的世界仍是滂沱大雨,骤响的哗啦啦声音与伞内的安静沉谧形成鲜明的对立。

王源在等王俊凯开口。


“你不好奇我是怎么知道我俩家在一个方向吗?“

行至中途,王俊凯终于说话了。

“哦..这应该也不难猜吧,我送奶是兼职,肯定得选离家近的小区啊。”王源侧头看了王俊凯一眼,老实回答。

“那你应该还记得我们一个月前就已经见过了。”王俊凯依然目视前方,稳稳撑着伞。

“当然。”默默腹诽这个早上还一脸淡然说“初次见面”的伪君子,王源撇嘴。

“你现在肯定很不爽我早上对你说我们是初次见面吧。”

心里面的小九九就这么被直接戳穿,王源吓了一跳,偷偷瞟王俊凯却还是一脸平静。

“....呵呵呵也是没有啦。”干笑两声转过视线,王源没看见王俊凯那瞬间嘴角扬起,虎牙小小嚣张。


又步行了几分钟,路边有蓝色路牌提示距离最近的地铁站只剩几百米。

王俊凯兀地停住脚步,然后转过身认真看着王源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

“你记住。”

“那天早上你就当没看过我,也别好奇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跟我,就只做最简单的同桌,不过问对方的多余生活,不插手对方的私事。”

“好吗?王源。”

王俊凯在最后第一次叫了王源的名字,没有用问号。

也许他真的只是突然单纯地想试着叫叫这个名字而已,用平常语气。


那个早晨的星星让他后来很是耿耿于怀,因为它漂亮到让人过目难忘,更因为它藏在一个撞破自己最狼狈模样的男孩子眼里。

而他当然希望再也不要见到这个男孩子。不再重遇秘密就不会有泄露出去的风险,毕竟双方都不认识,这件事就只会成为某个早晨遇到的一个小小意外事件,然后用不了多久大脑开始自动忽略进入遗忘程序,最终消失得干干净净。

即使他很感谢。谢谢那瓶温热的牛奶,算帮他捱了过去。

所以当王俊凯在讲台上看到坐在教室最后靠窗位置正一脸震惊的他时,内心也是一阵翻江倒海。感叹老天大概是作上瘾无语抗拒之余,想着得早点提醒对方保守秘密就径直坐到了他旁边。

其实,他还挺蠢萌蠢萌的。

王俊凯看着“新同桌“张着嘴一脸shock过度的表情,硬是憋住了笑意。


傍晚大雨突至,他拿出保姆给他带上的伞,转头准备叫上王源,就瞧见他正沉默靠在窗边不知道在看什么。

密匝的雨滴噼里啪啦打在玻璃窗上很是吵人,一旁的他的侧脸安静好看但落寞。

王俊凯那一瞬间竟突然冒出“他原来也很孤独“,而他又刚好太知道一个人孤独的时候最迫切需要什么。

于是他开口叫了他。

也还好,他带了伞。


但王源依然是需要提防的人,握有他最难堪最伤人的秘密,要保护自己的话只能先声夺人。王俊凯觉得自己几句话简单明了地说清楚了想要表达的全部意思,做好应付一切情况的准备后就等着王源反映。

“好呀。”

王源一秒停顿都没有直接干脆点头答应,自然得就像在回答“你要喝水吗“这种问题。

王俊凯挑眉,有点意外。

“但是...“

哈就知道他不会这么轻易应允,王俊凯重新好整以暇勾起嘴角。

“雨这么大新同桌你能送我到地铁站站口那儿去么,我知道你不会坐地铁的。”

王源缩缩脖子大半张脸藏到厚厚围巾里,只剩下两只大眼睛一眨一眨,无辜又讨好的语气。

嗯。

王俊凯有点岔气。



4.


王源看着王俊凯把伞递给司机然后钻入黑色轿车后座缓缓驶走后,才反应过来回头往地铁站里面走。

地上积水很多,通道里充斥着一股潮湿锈坏的气味,躲雨的流浪汉已经占满所有躺椅。

王源站在站台旁等五分钟后的那趟地铁,周围稀稀落落一起等车的人几乎拿着伞也都浑身湿透。他才注意到自己除了鞋子灌水裤脚有点湿以外,上半身居然一点没落水。突然想起王俊凯把自己送到地铁站站口后道别转身时,左侧深蓝色大衣似乎颜色深了很多。

啧,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孩子家教果然很好。但魅力发散都不分性别的?更何况还是我这个[最简单的同桌]。

撇撇嘴拢紧墨绿色的粗棒针织围巾,地铁终于一节节空荡荡地抵达站台。王源跺跺脚,走进车厢靠着门口位置坐下。没几分钟湿透的脚底寒意窜起,王源禁不住一个冷颤。想到某人现在正舒舒服服坐在进口车宽敞的后座,惬意享受着暖气还很快就能到家,王源终于忍不住了小小的仇富心理,然后开始认真后悔刚才没答应王俊凯搭个顺风车的邀请。

应该还是有气。

是啊,虽然撞见别人难堪的样子是很不礼貌,但那也纯粹出自无心,怎么就弄成了目睹到什么了不起的国家机密一样如临大敌,又是“初次见面“,又是“最简单的同桌“。直接说一句帮我保守秘密会死?我就那么像会到处大嘴巴的人哦,又不是刘志宏。

咕哝到这儿,王源捏着拳头,暗下决心。

王俊凯,瞧好什么的叫真正地保持距离!


另一边,坐在车里的王俊凯突然鼻子发痒,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少爷冷到了?我把暖气再调高点。”

“没事,只是衣服有点湿。”

皱皱眉,王俊凯换上备用的干净大衣。看到窗外雨势不歇,脑子里突然就冒出了王源看到自己听到他要求后一愣然后默默转身朝地铁站口走时眼睛弯弯满是小计得逞的样子,他能脑补出围巾挡住的那张小脸悄悄笑得多得意。

就跟小猫被惹到炸毛亮爪晃晃吓人一样,皮毛小伤还反倒让人痒痒挠挠的。

王俊凯有些忍俊不禁。

眼里有星星的小猫,大概爪子都藏在粉色肉垫里。





TBC

真的好累T T





  54
评论
热度(54)
  1. 王不直alnde 转载了此文字

© 王不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