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雪路28号 (4)

纤尘suju:

不造为啥,新篇人气一直不高,也许是因为题目没有辩友抓人内容也不如辩友逗逼吧,而且这篇是个中长篇,而且慢热,所以只有坐等鸟,不过小尘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人气如泡沫波动太大,小尘自己写自己的就好。



搬好新家的王源打开收音机,调到76.8频道,这是慕灵广播站的频道,这个时间,是王俊凯主播的“去玩吧”版块。

“各位听众大家好,我是你们的karry。”低沉温柔的声音从耳机里缓缓流出,王源突然想起他用同样的声音说“你也买火鸡了”的样子。

很可爱,想笑。

“今天要给大家介绍的是土耳其的温泉……”不紧不慢的声音,仿佛在对谁诉说自己的一次美好的经历,又像是给婴孩讲晚安故事,拂的人心痒痒的。

王俊凯,那些地方你去过吗?一个问题撞进心里。

咳,who care,有稿子,去没去过还重要么,王源这么想着,听着广播,睡意慢慢袭来。

 

周一的早晨总是很忙碌。

王源从轻柔的音乐中醒来,他自从上次被王俊凯顺了毛,就在手机里设了音乐定时,起床前二十分钟就开始随机播放,他的起床气果然好了很多。

今天周一,去上班的第一天。

王源下床,洗漱,换衣服,确认资料都带全,出门,走到车站,坐车。

宁雪路车站,目的地,慕灵广播站。

 

跟上司的关系搞得不错,这工作应该问题不大吧,自己还真是幸运,王源想。

“慕灵广播站到了。”

王源下车,进门。

角落里不知何时放了一盆绿萝,绿绿的看着很是心痒,王源走进大大的办公室,里面有十几张办公桌,一男一女背对着自己。

“你是王源儿吧?新来的那个?”他身边的女生转过身来打招呼,他也转过身来。

“是,我叫王源,请多指教。”

“不用客气。”王俊凯脸上淡淡的表情,王源觉得安心了许多。

 

“跟我来。”

被王俊凯领进一间大大的房间,屋里已经有十多个人,有男有女,说说笑笑好不开心。房间用天蓝色装饰,摆着各种温馨的小物品,角落里有大大的沙发,沙发上还放着几只玩偶,桌子上放着一大堆…对于王源来说最熟悉不过的播音设备。

 “凯哥来拉!”有一个人回头,剩下的人也都跟着回头。

王俊凯扯扯嘴角,勾过王源的肩膀笑着说:“这是我们的新人,王源儿。你们,不许欺负人家。”

那语气,好像个大哥哥一样,王源突然觉得这里很暖,有这样的站长,站员应该也都好相处吧。

“欢迎新人欢迎!!!”人群中窜出一妹子把王源拉了过去:“王源儿是吧,哎呀好帅好帅,我叫牛牛,播明星连连看的,来来来我给你介绍~~~”王源看见她笑得没心没肺,觉得胸腔暖暖的。

曾多久没有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了。

王源被那妹子拉着和每个人打招呼,好在人不多,几圈下来心里也大致有了数。

“王源儿,过来。”王俊凯对他说。

王源听话的蹦跶过去。

王俊凯身边站了一个矮矮胖乎乎的男生,穿着棕黄色的卫衣,看上去很象维尼熊,王源下意识的咧嘴笑。

“这是你搭档,周兵,你们俩一起主持每天12:40的潮男对对碰,这是王源儿,新人,以前郁安的87.4笑笑林主播,经验挺丰富,你俩聊聊,我先忙去。”

“叫我大熊吧。”周兵憨憨的笑了,那个笑容就是四个字儿,没心没肺。

“熊哥你好萌啊。”王源下意识的笑。

“他们都说我像维尼,管我叫熊哥,过来过来,我给你拿我们以前的主播稿。”大熊伸手勾着他肩膀往办公室带。

大熊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小女生,有点婴儿肥,很可爱。

“熊哥媳妇?”王源笑眉笑眼。

“对啊,可爱吧。”大熊满眼炫耀:“啊,这是这个礼拜的,这上个礼拜,这上上礼拜。”

“好嘞,我拿回去看,谢了熊哥。”

 

王源抱着一摞材料回到桌子前,细细的读着,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就中午了。

“哎我说吃饭了吃饭喽,大熊王源?中午吃什么?”牛牛推门进来。

“我想去门口拐弯吃石锅拌饭,王源儿呢?”大熊将脑袋伸过来。

“没想好呢。”

“没想好就跟我一块吧。”王俊凯推门进来。

“凯哥?那行,熊哥牛牛,我跟凯哥走了。”

“天呢凯哥你和小源源怎么…嗯??”牛牛一脸坏笑的打量王俊凯。

“啊??”王源想不到这腐女这么快就开始YY他们俩,哎,都习惯了。

王俊凯深吸一口气:“再这么腐你就真的嫁不出去了。”

“天呢你是承认了么凯哥!!!!”

“我什么时候承认了!!!空穴来风,不饿的话去打扫卫生!!!!”王俊凯瞪她一眼,对王源招招手,“走啦,出门左拐有家很不错的米粉店,你是郁安人应该比较喜欢吃这种吧。”

“我喜欢!!”王源忙不迭的跟了上去。

“大熊,这俩人绝壁有事。”牛牛一脸腐笑。

“没觉得啊。”反射弧长的大熊表示不明白。

“我说有就有!!!”

“……”

 

被王俊凯领着出去吃了个饭,米粉很好吃,王源心情不错。

“这家米粉还真挺正宗。”

王俊凯咧嘴笑:“喜欢吧?”

“喜欢喜欢,以后我天天来。”

“也别天天来,辣的吃多了上火对嗓子不好。”王俊凯抽出纸巾给他:“擦嘴。”

王源接过来擦了两把:“凯哥,那些地方你都去过吗?”

“你说去玩吧?”

“对啊,听你播的那么欢,你去过吗?”

“有些去过,有些没去过,以后会去的,现在就是攒钱。”

“说真的凯哥你还真不像你表面上,你看上去不像那种能放下一切去旅行的。”

“是啊,但是希望等攒够了钱,还是能出去走一走吧。”

“一个人?哎凯哥你这么帅你没女朋友啊?”

“没有,随缘吧,如果没有对的人,单身也挺好的。”

“我赞同你这想法,宁缺毋滥。”

“你有女朋友吗?”

“大学交过,出国了分了。”

“漂亮吗?”

“还好吧,我觉得还好,别人说漂亮,我觉得还好。”

“听着口气是人家倒贴啊。”

“算是吧,她追我,当着全院人告白,我不答应多损人面子。”王源喝下一口茶水。

“够拽。”

“那是。”

“一切随缘吧。”

“嗯。”

 

圣诞过后的元旦,他们在普通的米粉店里,面对面坐着干掉一大碗米粉,像所有认识不久但投缘的男生一样,聊天,米粉的热气蒸腾上来,和空气中的冷交汇在一起,有着奇妙的温度和湿度。

 

 


  98
评论
热度(98)
  1. 王不直纤尘suju 转载了此文字

© 王不直 | Powered by LOFTER